•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調查報告 >>
  • 徐祥臨:新華社記者力挺“湄潭試驗”,錯誤
  •  2021-10-01 06:50:46   作者:徐祥臨   來源:   點擊:   評論:0
  •  【字號:
  • 徐祥臨:新華社記者力挺“湄潭試驗”,錯誤

    筆者在幾個“三農”專業微信群中,都有群友推送新華社旗下紙媒《新華每日電訊》2021年8月17日刊登的長篇通訊《農村改革“試驗田”湄潭“試”得怎么樣了——一個西部農業縣以改革促進鄉村振興觀察》(以下簡稱《觀察》),由段羨菊、李驚亞、李凡三位記者采寫。有群友@我:“估計你會有反應”,我也確實在群里簡單地“反應”了一下。一個多月以來,圍繞通訊披露的內容,筆者查閱了一些資料,現作出正式“反應”:把群里發言表達的觀點寫成網絡文章。

    群友之所以估計到筆者會有反應,是因為他們知道,近幾年尤其是今年以來,筆者多次在正規紙質出版物和網絡文章視頻中點名批評“湄潭試驗”:“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的實質是搞土地私有化,徹底瓦解了統分結合雙層經營體制中“統”的制度根基,造成一部分耕地粗放經營甚至撂荒、集體經濟空殼等諸多弊端。同時,我也大力推薦在農村調研中發現的統分結合典型,如廣東省清遠市葉屋村(詳情參見今日頭條徐祥臨2021年7月21日視頻,以及拙著《鄉村振興的基礎理論與應用》相關章節)。

    徐祥臨:新華社記者力挺“湄潭試驗”,錯誤

    既然《觀察》一文力挺“湄潭試驗”,那么筆者就要同新華社記者打一場筆墨官司。

    《觀察》披露,“湄潭試驗”源于1983年發生在抄樂鎮落花屯居委會楠木橋組的那場“榨油坊風波”。當時這個組圍繞承包地“大穩小調”發生了爭執,“三天三夜整不下去”,最后是“德高望重的大隊干部余忠華冒火”,一錘定音“干脆‘生不添,死不改’”。于是“這項制度從1984年在全縣實施”,“開啟了一場影響全國農村的改革,……后來換名‘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 ”。這段故事看似精彩,實則漏洞百出。

    漏洞之一《觀察》告訴讀者,“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源于楠木橋組。筆者告訴記者,農民吵嘴這個細節忽略不計,1982年大包干在全國農村基本完成后,直至二輪承包,沒有調整過土地的農村(村民組)很多,筆者推薦的葉屋村連二輪承包到期都沒有進行過承包地調整。但后來葉屋村村民集體認識到這樣搞是錯誤的,進行了改革,取得了良好效果。新華社記者應該正面報道葉屋村,而不是給楠木橋組編故事。

    漏洞之二《觀察》告訴讀者,1984年湄潭全縣就實行了“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制度。但記者沒有披露當時湄潭縣委縣政府總結推廣楠木橋經驗的史實及必備的官方文件(名稱)?隙ㄊ菦]有!因為,當時全國農村普遍的狀態是“大穩小調”,而且迄今為止研究“湄潭試驗”最權威的著作《中國土地問題調查》(劉守英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年12月)第39頁明確記載:“湄潭縣各村于1984年普遍進行了土地調整”。

    漏洞之三《觀察》告訴讀者,“湄潭試驗”同小崗村搞大包干一樣,是農民自發的創造。其實,不是!《中國土地問題調查》第4頁明確記載:“我們選擇貴州湄潭縣作為包產到戶前后土地制度變遷研究的一個典型縣,……1987年在湄潭縣創辦了土地制度改革試驗區,成為全國在包產到戶以后主動進行土地制度進一步改革地點之一”。記者應當明白,“我們”不是湄潭農民,是從北京過去的“試驗員”,“選擇”和“主動”的含義也非常明確。

    漏洞之四《觀察》告訴讀者,從楠木橋組,到落花屯村,再到抄樂鎮,推行“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效果很好。但證據只是虛飄飄地描述了一下1984年的景象,其實當時各地農村普遍是那個樣子。筆者冒然推測一下:從1986年全國性扶貧工作開展以來到打響脫貧攻堅戰的三十年漫長歲月里,該組-村-鎮都是扶貧對象,組、村兩級集體經濟都是“空殼”,沒有統一服務功能,農戶散沙一盤,而且那位“德高望重的大隊干部余忠華”也沒有為解決這些本該解決的問題做出過值得稱道的貢獻。記者能夠用事實否定這個冒然推測嗎?!

    徐祥臨:新華社記者力挺“湄潭試驗”,錯誤

    綜上所述,《觀察》一文在新聞的真實性上就過不了關。新華社記者為什么要這么做?顯然是為了掩蓋“湄潭試驗”推動農村土地私有化這個實質。如果記者不同意筆者的這一評論,那么,就請記者圍繞“湄潭試驗”話題進入深入追蹤報道。

    比如,采訪當年進行“湄潭試驗”的“試驗員”們,問一下他們是否同意筆者對“湄潭試驗”的評論?再問一下他們,如何評價農業社會主義改造以后形成的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該制度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是否具有制度優勢,即是否應當堅持?最后,筆者提醒撰寫《觀察》的記者及批準該文發表的總編輯:在“湄潭試驗”的延長線上,看不到鄉村振興的政治方向,走不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希望你們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為什么說湄潭試驗是搞土地私有化,具體理由這里就不贅述了,記者或其他有興趣的讀者可看我以前的出版物或視頻。這里只提醒不同意我觀點的讀者:請把經濟學和法學專業本科生必備的“所有制”、“所有權”、“產權”、“租金”等基本概念的內涵和外延搞清楚,并用于分析湄潭試驗以及我的觀點。當然比“玩兒文字游戲”即討論概念更重要的是,到村里問問農民。最好是我與你們一起去問農民,包括到湄潭縣農村去同農民一起討論。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