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三農之外 >> 社會熱點 >>
  • 李昌金 田野:涅槃——從小村企到亞洲最大扇貝加工廠
  •  2021-10-13 18:17:41   作者:李昌金 田野   來源:   點擊:   評論:0
  •  【字號:
  • 【摘 要】1990年,鄧小平提出了關于中國農村改革和發展的兩個飛躍理論。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在我國農業順利實現“第一個飛躍”之后,如何實現“第二個飛躍”,即通過發展集體經濟,實現農村共同富裕,這個任務突出地擺到了全黨和全國人民面前。山東省煙臺市長島試驗區北長山鄉北城村通過村黨支部領辦集體經濟實體合作社+企業的發展模式,發揮村黨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創造條件大力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經過十年努力,北城村把過去的一個小作坊式的水產加工廠,建成為亞洲最大的扇貝加工廠,實現年產值3個多億,集體經濟總收入3000多萬元,漁民人均純收入2萬多元。如今,這個海島上的小漁村,正闊步走上共同富裕之路。北城村的發展靠什么?靠的是北城村干部群眾在艱苦創業過程中形成的“北城精神”,這種精神是大寨精神的繼承和發揚,是“新時期的大寨精神”。

    關鍵詞:村級集體經濟;鄉村振興;黨支部;經濟實體;紀實

    一、導  言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業順利實現“第一個飛躍”,正逐步向“第二個飛躍”邁進。鄧小平曾經說過:“第二個飛躍就是發展集體經濟。習近平在《擺脫貧困》一書中明確地指出,發展集體經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保證。但是,相當長一個時期以來,很多同志對于在家庭經營制背景下發展集體經濟心存疑慮,不同程度存在過時論、無需論、無路論等消極思想和畏難情緒。

    事實上,自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以來,全國各地探索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發展集體經濟路子的努力一直沒有停止,但效果并不理想。上世紀80年代村村辦企業,可成功者寥寥,對此人們至今記憶猶新。近年來,各地涌現了一大批發展集體經濟的明星村,經過媒體大量報道,人們似乎又一次看到了通過發展集體經濟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光明前景。不過,事后人們發現,除了江浙等發達地區外大多數明星村并不是靠自己更生、艱苦奮斗發展起來的,而是主要依靠政府財政的扶持。甚至像廣東這個處在改革開放前沿經濟大省,經過幾十年的探索實踐,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的主要模式還是吃租經濟,有的直接“吃利息”。

    19863月,陳永貴在病逝的前幾天,對從山西省昔陽縣趕來見他最后一面的郭鳳蓮等6位當年和他一起共事的大寨村干部說:“大寨不是吹出來的,也不是國家用錢扶持起來的,大寨是干出來的,大寨是靠汗水改造出來的。”那么,在21世紀的中國農村,還有沒有像當年的大寨那樣,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集體經濟并獲得成功的村莊?

    有這樣一個村莊,它“逆潮流而動”,十年前,該村黨支部把本村養殖扇貝的漁民組織起來成立合作社,并創辦集體性質的扇貝加工廠,以此帶動全村乃至全島扇貝養殖產業的發展。經過十年的艱苦努力,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把一個小作坊式的水產加工廠,建成了亞洲最的扇貝加工廠。2020年,該村經濟總收入達到2.08億元,集體經濟總收入達到3339萬元,漁民人均純收入達到24222元。這個昔日臟亂差的傳統漁村蛻變為中國貝城”、中國美麗休閑鄉村。

    這個村莊就是位于膠東和遼東半島之間的煙臺市長島試驗區北長山鄉的北城村。20215月和9月,筆者兩次來到這個北城村,對這個村黨支部領辦集體經濟實體的情況進行了調查。調查期間,筆者考察了該村用于海上養殖的港口碼頭、村辦集體扇貝加工廠,走村串戶看村容察民情,走訪扇貝養殖大戶,并與北城村兩委主要干部、企業高管、試驗區工委相關部門領導等進行了面對面深度訪談,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資料。在此基礎上,筆者對這些資料進行了梳理和分析,最后形成了本紀實。


    二、扇貝之鄉發展遇“寒流”

    北城村,位于山東省煙臺市長島海洋生態文明綜合試驗區(后文簡稱長島試驗區)北長山鄉,為鄉政府駐地。全村土地面積4000余畝,海岸線長5公里,海域確權11805.5畝,現有村民455戶,1260人,黨員87名,村黨支部班子成員6名。北城村因村莊北邊有一處兩千多年前的漢唐古城遺址而得名。北城村三面環海,海洋資源豐富,自然生長的貝、藻類達100余種,有“扇貝之鄉之稱。這里的扇貝屬于櫛孔扇貝,它區別于海灣扇貝。

    北城村位于北緯37.9度線上,處在黃海與渤海交匯處的回流區,這里海水達到國家一級海水質量標準,海水中的餌料豐富,所以這里產的櫛孔扇貝與其他地方相比,個頭大、肉質豐滿、營養豐富、味道獨特,是櫛孔扇貝中的上品,被譽為“中國第一扇貝”。北緯38度是一個孕育奇跡的地方,大家熟悉的百慕大、馬里亞納海溝、空中花園、死海、金字塔等都在這個緯度。

    據史料記載,早在5000年以前,北城村的漁民就扇貝進行采捕,不過,扇貝人工養殖的歷史并不長。上世紀1976,長島縣2018年之前長島試驗區為長島縣水產科技人員開始扇貝人工養殖試驗并獲得成功。1982年,北城村開始櫛孔扇貝人工養殖。1984年,北城村擴大扇貝養殖面積,村集體養殖隊由1支擴大到5支。1985年,隨著農村形勢的變化,村集體所屬的5支養殖隊解散,所有船舶下放到漁民,個體養殖興起。1991年,北城村扇貝養殖產業進入高速發展期,扇貝養殖面積突破1萬畝。但好景不長,1997年,整個長島扇貝產業進入寒冬期,由于海洋生物生存環境惡化,漁民養殖的扇貝出現大面積死亡,每年9--10月份為發病期,死亡率達80--90%,幾乎絕產,這種狀況持續了三年。

    2005年之后,北城村扇貝養殖業逐步恢復,但由于養殖戶生產條件簡陋、個體單打獨斗遭收購商惡意壓價,上八珍之一的扇貝賣不上韭菜價,養殖戶苦不堪言。“愛賣不賣,反正別處沒地兒賣。人家給你幾毛就幾毛,給你幾塊就幾塊。還得請客送禮,中午吃了晚上還得吃,你不請,他不買你的,怎么辦?”養殖戶王惠安如是說。2012年,北城村扇貝收購價只有0.8--1.5/斤,這樣的價格養殖扇貝無利可圖。

    在這種情況下,原來的扇貝養殖戶紛紛改行,全村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繼續從事扇貝養殖業,扇貝養殖面積不足一萬畝。這個過去以海上養殖和水產捕撈主導產業的北城村,不得不轉而以種植業為主,北城村陷入發展困境。這個時候,北城村迫切需要黨組織站出來,擔當起把漁民組織起來共同面對市場,保護扇貝養殖戶切身利益,促進扇貝養殖業健康發展的責任,但彼時的北城村兩委班子不團結,心思沒放在扇貝養殖業上。

    北城村全景


    三、顧兆國臨危受命

    北城村曾經有過一段相當不錯的發展時期,這與那個時段的村黨支部書記顧仁太有很大關系。顧仁太1965年擔任北城村黨支部書記,1968年文革挨斗被免職,但不久之后又擔任村黨支部副書記,1971年改任村黨支部書記,一直到1993年因年事已高退任。顧仁太擔任北城村黨支部書記時間長達20多年,在上世紀80年代,他帶領北城村干部群眾大力發展村辦企業,先后興辦了水貂廠4家、養雞廠4家、塑料廠1家、翻砂廠1家、罐頭廠1家等,最多的時候村辦企業達到20多家,F在北城村兩委辦公樓也是1981年在顧仁太手上興建的。1993年,顧仁太離任時,北城村帳面上有現金80多萬,并且沒有外債,也無貸款。

    1993年之后,北城村換了兩任書記,一個干了6年,另一個干了14年。2012年以前的北城村,村兩委班子不團結,傳統養殖業連年虧損,村里多年積累的矛盾集中爆發,村民怨聲載道,甚至鄉里安排的簡單工作,村兩委也完成不了。這個時候,北長山鄉黨委敏銳地意識到,北城村缺少一個素質優良、作風過硬、眼光獨到的“領頭雁”。

    北長山鄉黨委通過走訪北城村黨員群眾,與村老干部進行座談,發現北城村老書記顧仁太的兒子顧兆國當時在縣郵政局局長助理,這個人思路清晰、敢闖敢干,任過養殖場主管會計、鄉郵政支局局長,又是扇貝養殖大戶,1992年曾停薪留職養扇貝,后來雖然回單位上班,但一直沒有離開扇貝養殖行業。因此,北長山鄉黨委決定動員顧兆國辭職回北城村擔任黨支部書記。

    在常人看來,放棄城里人人羨慕的鐵飯碗”,回到村里端“泥飯碗”,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尤其是村兩委要進行換屆選舉,如果沒選上就什么都不是了。對于當初顧兆國的選擇,他的鐵哥們、現在扇貝加工廠負責銷售工作的劉軍說:“顧兆國當初也不是沒有猶豫過,他當時來征求我的意見,開始我并不支持他辭掉公職回村當書記,我說你好不容易有了“鐵飯碗”,愛人也在鄉政府上班,何苦要到村里去遭那份罪呢?當時顧兆國說,北城村在他父親手上是一個富裕村,怎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就是要爭一口氣,我就不信北城村搞不好。”聽他這么一說,我轉而支持他了。

    經過多次溝通,顧兆國接受了北長山鄉黨委的安排,辭掉縣郵政局的公職回到北城村擔任黨支部書記。20121026日,顧兆國正式擔任北城村黨支部書記,成為北城村兩委班子的“一號人物,那年他49歲。那么,顧兆國治下的北城村,將會發生怎么的變化?北城村百姓拭目以待。

    顧兆國在碼頭調度工作


    四、村社企合一發展集體經濟

    顧兆國剛上任,就抓住發展扇貝養殖業不放手。因此,他馬不停蹄帶領村兩委班子主要成員外出考察,然后反復研究,最后確定以“黨支部+合作社+企業”的發展模式,來推動北城村傳統扇貝養殖業的發展。于是,顧兆國把他擔任書記之前就按上面要求成立的、但沒有實際運作的“北城村漁民專業合作社”(后文簡稱合作社)做實,并變更法人代表。合作社把全村所有養殖戶都吸收進來,社員由過去的55人擴大到163人。與此同時,又把北城村早在1992年就成立的、但由于經營不善而停業的“長島縣成晟水產有限公司”(后文簡稱加工廠)重新啟動,并變更法人代表和董事會成員等。北城村兩委班子、合作社、加工廠實行“三位一 體”的管理體制,顧兆國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合作社理事長、加工廠董事長兼總經理一肩挑,其他村干部亦實行交叉兼職。

    2013年,北城村的扇貝養殖業“重敲鑼鼓另開張,合作社提供統一采購種苗、塑料浮球,統一收購扇貝等多項服務,并制定了扇貝收購最低價。養殖大戶王惠安說:“養殖戶只負責最擅長的海上養殖就好了,其他種苗、銷售的事就不用管了,交給合作社去做。”

    與此同時,北城村克服重重困難,籌措資金400多萬元,把過去村里一個廢棄的冷凍車間進行改造,建成了兩條扇貝加工生產線,每天20個小時加工扇貝13萬斤,加工后的產品賣給其他水產冷凍廠。由于加工的廠加工能力有限,又缺乏冷凍冷藏設施,合作社收購的扇貝采用現貨和加工兩種銷售模。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就在北城村干部和養殖戶忙得前腳不搭后腳的時候,一場意想不到的風暴即將來臨。這場風暴產生是因為合作社采取統一收購養殖戶扇貝的辦法,而且為了保護養殖戶的利益,收購價格每斤大約高出市場價1.0元左右,這就意味著賣給收購商的價格也要提高1.0元左右,顯然,這樣必然損害那些收購商的利益,從而導致收購商聯合起來拚死抵抗,企圖把新生的合作社和加工廠扼殺在搖籃,以恢復過去那種由他們一統長島扇貝收購市場的局面,讓北城村養殖戶重回過去“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的屈辱歷史。

    為此,顧兆國帶領村兩委一班人與那些收購商展開了頑強的斗爭,他們一邊與收購商逐個溝通,分化瓦解他們,一邊到北京、大連等地開辟新市場,解決銷路問題。斗爭最激烈、最殘酷的時候,收購商聯合起來對北城村 " 極限施壓 ":加工廠扇貝不降價、不承諾放開市場,就拒收加工廠加工出來扇貝肉。

    在這攸關北城村合作社和加工廠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北城村在晚上兩點鐘召開合作社董事會成員和骨干會員大會商討對策。妥協還是堅持?在會上大家意見不一致。顧兆國最后在會上斬釘截鐵地說:“我們絕不能放棄養殖戶的利益,即使倒到海里,也絕不低頭。”為了支持加工廠,合作社成員同意扇貝貨款暫不結帳領現金。這場與收購商斗爭的結果是,20多萬斤扇貝肉變質發臭,其中的一部分不得不倒入大海,200多萬元一下子打了水漂……

    北城村黨支部副書記王可斌說:“堅持到最后,雖然合作社也好,集體也好,沒見多大的效益,但是咱最起碼保證了咱養殖戶的利益。那年咱們的扇貝收購價格還是比市場高一塊錢,咱村的產量是三千七八百萬斤,一斤差一塊錢就是三千七八百萬沒有了。”2013年,北城村扇貝市場平均價格達到2.7/斤,同比增長73%,比周邊鄉鎮每斤高出約1.0元,合作社扇貝養殖戶總收入近億元,較同期增加3200萬元,同比提高47%。

     

    南口安全生產碼頭


    五、打造亞洲最大扇貝加工廠

    俗話說: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經過2013年那場與收購商的殊死較量,北城村扇貝養殖戶腰桿子硬了,有了和收購商合理定價的話語權,市場沒有再出現收購商惡意壓價現象。與此同時,北城村兩委班子痛定思痛,意識到今后要避免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唯一的辦法就是走擴大生產線、提升自我加工消化能力的路子。于是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北城村逐年增加對加工廠的投入,為此北城村多渠道籌集建設資金,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顧兆國多次帶領村兩委班子成員,厚著臉皮一家一家供貨商跑,硬是把價值6000多萬元設備給賒回來了。

    2014年以來,北城村加工廠共籌資2.6億元,擴建廠房17000多平方米,改造扇貝加工場地20000多平方米,扇貝加工生產線由2013年的2條生產線發展到現在的12條生產線,日最大扇貝加工能力由2013年的13萬斤增長到現在的350萬斤,配備單凍機達到20臺,最大單凍能力400噸,冷庫容量達到4000噸,比過去增加了4倍。

     以北城村加工廠現有的設備水平和生產能力,在全國同行業中處于一個怎么樣的地位?加工廠經營廠長劉致慶向筆者介紹說:“從20172018年,加工廠陸續上了24臺蒸煮設備(后改造成12臺),全國同類扇貝加工廠大約有300來家,規模排名靠前的幾個加工廠,像我們這樣的蒸煮設備一般只有4--5臺,只有我們的零頭。還有單凍機,2017年我們與沈陽飛機制造廠科研人員合作,研制出寬2.5米、長27米,每臺單凍能力達2.5--2.7噸的單凍機,這是一種超大型單凍機,這樣的單凍機我們一下子做了7臺,而一般扇貝加工廠都沒有這么大的單凍機,它們使用的普通單凍機的單凍能力只有0.9噸,相差好幾倍。”

    “從生產能力看,我們先看島內,島上有4家扇貝加工廠,每個加工廠一個生產季,干35天到40天,大概能生產8001000噸扇貝肉,而我們加工廠一天最高產量就能達到450噸,一個生產季的產量在10000噸左右。北城村櫛孔扇貝產量大約占到長島全區的80%,山東全省的60%,全國的30%。因此,北城村加工廠無論從生產規模還是實際產量,都堪稱‘亞洲第一’,北城村因此被譽為‘中國貝城’。”

    一個村辦集體加工廠能做到“亞洲第一”不免讓人驚嘆,不過,更讓人驚嘆的是這個“亞洲第一”的加工廠,其中的很多生產設備和生產工藝,竟然是北城村干部這幫“泥腿子”自己發明創造的。因為目前國內乃至國外都沒有大型扇貝加工廠,你想把加工廠做大沒有現成的配套設備,也沒有可供借鑒的生產工藝,一切都要靠自己摸著石頭過河,由自己研發。好在這類加工設備及工藝技術含量并不高,于是,北城村由副書記劉軍榮掛帥,帶領一幫能工巧匠一點點摸索,從無到有,從簡陋到豐富,從問題多多到逐步完善,一路走到今天,終于做到了“亞洲第一”。

    北城人的“野心”很大,把加工廠的規模和產量做到“亞洲第一”僅僅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接下來他們的目標是做優做強,力爭在品牌和品質上也做到“亞洲第一”。為此,2017年,北城村引入東方農道文化產業集團,該集團積極開拓線上營銷渠道,與淘寶、拼多多、辰頤物語等電商合作,并利用網紅營銷等方式推銷加工廠產品。2020年,“北城紅貝”線上銷售創下283.7萬單,銷售鮮扇貝3200多噸。集團致力于打造行業品牌,經過幾年努力,“北城”牌“北城紅貝”已成為扇貝市場的知名品牌。2019年,東方農道文化產業集團投入200多萬元進行扇貝肉深加工產品研發并獲得成功,主要產品為休閑海鮮零食。

     

    扇貝生產線升級改造


    六、扇貝養殖業躍上新臺階

    亞洲最大的扇貝加工廠,櫛孔扇貝產量占全國的三分之一,“北城紅貝”品質全國最優……北城人憑實力拿到了扇貝市場定價權。有了扇貝市場定價權,受益的不僅僅是北城村,而是整個長島乃至全國整個扇貝養殖產區。加工廠經營廠長劉致慶說:“北城把扇貝價格支撐起來了,就給了大家一個空間,也給了全國一個空間。為什么長島縣委書記對北城村念念不忘?對大哥(顧兆國)念念不忘?就是因為北城村加工廠拿下扇貝市場定價權之后,帶動了整個長島扇貝養殖業的發展。

    劉致慶舉了一個例子:“在長島試驗區距城21.8公里處有一個砣磯島,島上有一個砣磯鎮,8個行政村。這個鎮的主導產業也是扇貝養殖,2018年這個島上的扇貝收購價大約為每斤一塊六七,而北城村當時是兩塊七,每斤相差一塊錢。當時長島縣領導就跟大哥說:你不能只顧一村富啊,你得帶動全縣富起來啊。于是,顧兆國決定去砣磯島實地考察一番,某日顧兆國一踏上這個島,島上的扇貝價格當天就漲到每斤兩塊一。”

    加工廠經營廠長劉致慶說:2015年北城村扇貝養殖業打了翻身仗,那年價格一下提上來了。2015年我們加工扇貝4500萬斤,扇貝肉在7000噸左右,加工廠產值達到2.1億元,收入也達到了2400多萬元。”2016年,嘗到甜頭的養殖戶,看到了希望,養殖扇貝的熱情高漲,紛紛擴大養殖規模,村屬海域都被養殖戶利用起來了。養殖戶過去一戶大多養殖四五千籠,現在大戶都在三四萬籠;養殖面積過去全村只有一萬多畝,現在達到近5萬畝;作為扇貝養殖最重要工具的漁船,過去大多只有80馬力,現在一般都是160--180馬力,最大的達到240馬力。合作社社員由過去的163人擴大到現在的272人,實現了扇貝的統購、統價、統售。

    扇貝養殖業的發展讓不少北城村年輕人回到村里創業,其中大學本?飘厴I生有14名。此外,因為扇貝養殖也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需要大量的人工,因此,常年在北城村打工的外地農民工有600多人,在扇貝收獲季節則達到3000多人。像顧兆國他家在扇貝收獲季節就雇用了40多名工人。與此同時,扇貝養殖業還促進民宿、漁家樂等鄉村旅游產業的發展?傊,扇貝養殖真正成為北城村乃至整個長島試驗區的支柱產業,有力地促進了長島經濟社會的發展。

    北城村在發展的同時,不忘保護環境。過去北城村養殖戶扇貝籠等生產用具成垛在碼頭,或堆放在自家的房前屋后,因為這些用具上附著了大量海里的各種生物,經過陽光暴曬后,臭氣熏天,粉塵顆粒物漫天飛,黑壓壓一片蒼蠅附在扇貝籠上;沙灘遭扇貝殼“搶灘”,堆積成山散發惡臭;扇貝去殼過程中,大量污水和有害物質直接排入海中;老舊燃煤鍋爐用煤量年均千噸以上……2015年,北城村投資200多萬元,購置了遮陽棚、扇貝殼粉碎等設備,同時還自己摸索研制出18臺扇貝籠清洗機,將全村養殖戶的扇貝籠集中清洗。同時,北城村還在村莊的后山,統一規劃修建存放扇貝養殖用具的生產用房。

    2017年,北城村投資1400萬元新購置兩臺10噸級環保燃油鍋爐,以淘汰過去的燃煤鍋爐,此舉可減少煤用量1800噸。與此同時,北城村又投資600萬元,添置了污水處理生產線,使扇貝蒸煮液經過生產線被一分為二,一部分是可回到生產線循環使用的純水,另一部分是濃縮得到的用于味極鮮等調味品制作的原料“浸膏”,實現了扇貝蒸煮液的無害處理,年減少污水排放120噸,實現廢水利用率80%。

    扇貝收獲季節


    七、全村老百姓共享“獲得感”

    鍋里滿了,碗里就不缺。北城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后,村兩委將集體經濟收入反哺投入到服務群眾、服務發展中,用于鞏固基礎設施建設、幫助老弱人群、提升公共服務,讓群眾真正享受到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帶來的紅利。2013年,北城村投資400多萬元對東口漁港碼頭進行改建、清淤,完善了功能設施,安裝生產大棚和扇貝吊車,保證漁船安全停泊及裝卸,大大提高了作業效率。2017年,隨著北城村扇貝養殖業的快速發展,一個漁港碼頭已無法滿足生產需要,因此,北城村又籌集資金2400多萬元,修建了南口安全生產碼頭,并安裝生產大棚2400平方米,安裝扇貝吊車10臺。2019年,北城村興建了一個專門的海上游艇碼頭,成立了海上游小型游艇股份制有限公司-------“長島旗源旅游有限公司”,這是長島首家黨支部領辦的股份制有限公司,北城村集體占股54%。

    在改善民生方面,2012年以來,北城村投資約1100萬元,對村級醫療衛生室和群眾活動中心進行升級改造,綠化栽種苗木5萬多株,新增綠地面積6000平方米,安裝監控探頭55個,安裝太陽能路燈70余盞,硬化道路近15000平方米并配套鋪設下水管道2500米,新建健身廣場1100平方米,安裝健身器材30套,兩處停車場600平方米,在主要街道配置大垃圾箱20個,為全村村民配備80升的垃圾筒600個,村莊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功創建“清潔家園、美麗漁村”示范村。同時,成功接入引水濟島工程,徹底破解了水資源對全村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

    北城村大力支持“漁家樂”發展,近年來,籌資12萬元對漁家樂廣告牌進行統一規范,沿街安裝12個漁家樂指示牌,65戶漁家樂廣告燈箱,同時結合休閑漁業打造良好的旅游環境,進一步提升對外旅游形象。目前,北城村已有“漁家樂”經營業戶81戶,床位1800余張,每年創造經濟收入近1000萬元。

    在提高村民福利待遇方面,從2019年開始,北城村每年全村村民分紅,2019年每人1000元,2020年增加到每人1500元。此外,北城村60歲以上老年人每年重陽節發1000元紅包,過年發紅包按60--701900元,70--802200元,80以上2400元計發。在塑造村風民風方面,北城村投入30萬元建立“善行義舉四德榜”文化墻,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文化刊版60余塊;每年投資20萬元,組織村民開展秧歌表演、舞龍、象棋、撲克等娛樂活動,極大地滿足了群眾的精神生活,營造良好向上和諧的社會氛圍。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2017年,北城村請東方農道文化產業集團的王磊給村莊改造和美化做規劃設計。按照王磊的規劃設計方案,北城村投資600多萬對主干道進行了全面改造,把以前“蜘蛛網式”的各種電線埋到地下,對臨街的房子按古街風貌進行改造,增設了仿古的門樓、門扁等。當然,點眼之作還是那些具有鮮明特色的人文景觀,包括城門、音樂噴泉、環形木質長廊、村民俱樂部等。

    經過一番精心改造,北城村完全變樣了,尤其是村莊那條主干道,古色古香、美輪美奐,驚艷全島。到了晚上,配上燈光的夜景更迷人,一盞盞紅燈籠高高掛,道路兩側彩燈五光十色,霓虹燈閃躍跳動,音樂噴泉裊裊娥娥……流光溢彩,溫馨浪漫,宛如人間仙境。 北城村的村容村貌變了,北城人的精神面貌也跟著變了,人心聚起來了,產業發展了,這里的漁民走上了幸福生活的康莊大道。

    “村眼”環形木質長廊

    八、北城村集體經濟發展成功的原因分析

    北城村在山東既不屬于是革命老區,也不是貧困村,它享受不到任何特殊政策的照顧,不僅如此,因為長島設立海洋生態文明綜合試驗區,對保護環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島上產業發展受到諸多制約。因此,北城村唯一的優勢就是海洋資源,除此外沒有其他優勢可言,必須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分析北城村十年村級集體發展成功的原因,可以用以下“七個有”來概括:

    ———有一個好的帶頭人。所謂“群雁高飛頭雁帶”,“選準一個人、帶富一個村。坦率地說,沒有顧兆國這個人回村當書記,北城村2012年之后的故事大概率不會發生。當地鄉政府干部評價他:政治覺悟高、大局意識強;不過,鄉里也有人私下說他是“最講政治的反動分子”,因為他經常對上面某些官僚主義的做法發牢騷,但最后完成任務卻是最好的一個。北城村干部群眾對顧兆國比較一致的評價:一是心正、膽大、無私,有能力、不服輸,開弓沒有回頭箭,遇弱不弱,遇強更強,抗壓能力特別強。二是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保護本村養殖產業放在第一位。三是善于團結兩委班子成員一道工作,聽得進不同意見,班子整體優勢發揮得好。四是講情講義,工作上的事處理很嚴厲,但只要班子成員和村民家里有事,他第一個沖在前頭,出面給你解決問題。五是他本身就是一個扇貝養殖大戶,他家每年養殖扇貝4萬多籠,每年投入資金300多萬元,有書記大戶在前面頂著,其他養殖戶不怕跟著上。

    ———有一個堅強有力的戰斗堡壘。北城村現在兩委班子主要成員,除了書記其他仍然是28年前顧兆國的父親顧仁太擔任村黨支部書記時的那班人。北城村兩委班子戰斗力強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素質比較高,長島試驗區工委黨群工作部副部長朱愛玲說,北城村兩委班子的副職隨便一個放到別的村都能當書記。二是班子非常團結,北城村兩委班子核心是一個書記和兩個副書記,村干部說他們三個書記像親兄弟一樣。副書記王可斌自己說,他們開會像打仗一樣,每個人都敢于把不同意見說出來,為什么能這樣?因為大家真心沒有假,彼此信任,都是為了工作,沒有個人私利。三是為了集體事業他們把命拚上了。在加工廠創辦的初期,在每年扇貝收獲季節的四五十天時間里,所有村干部吃住在廠里,大家分工負責。他們每天早上四五點鐘起床到崗收貨,一直忙到后半夜,然后囫圇吞棗睡上兩三個小時就又要起床工作,連續四五十天。黨支部副書記劉軍榮今年61歲,20196月因為直腸癌住進醫院,這時候正是扇貝收獲季節,加工廠少不了他,所以他一邊做化療,一邊堅持在加工廠上班(20185月,他還因腦溢血住了一次醫院)。黨支部副書記、村委副主任王可斌是班子里最年輕的,今年55歲,一向身體很好,今年5月也因為腦梗塞住進醫院,現在也還沒有完全康復,但都在村里上班。他們的病顯然與長期高強度、超負荷的工作壓力有關。

    ———有一村老百姓的大力支持。僅有村兩委的戰斗力還不夠 ,還需要老百姓的理解、信任支持。在此舉幾個事例:一是前面提到的3013年北城村與收購商斗爭,為了緩解加工廠資金壓力,所有養殖戶的貨款不提現,等加工廠把產品賣出去之后再分批付款。這個結帳辦法一直延續到現在,也就是說這些養殖戶每年把兩個多億的貨款不計利息放在加工廠。二是2017年北城村決定對村里主干道進行改造,改造之前村里發了通告,要求所有鄰主干道的住戶限期拆除違章建筑及其他附屬物等。村里發完通告之后,又安排婦女主任上戶告知,原打算拆不動的時候再由村里主要領導上戶做工作,可沒想到的是,村里規定的時間一到,所有住戶該拆的全拆了,沒有一戶提出異議,更沒有一個人到村里找書記。三是村兩委換屆選舉,現在村里幾個主要領導,考慮自己年齡大了,為了北城村事業發展,想退下來換幾個年輕人進來,但最終的結果是村民仍然把票投給他們,逼著他們還得干下去。

    ———有一個好的發展模式和管理體制。北城村選擇“黨支部+合作社+企業”的發展模式和“村社企合一”的管理體制,實踐證明這種模式和體制適合北城村的村情,盡管也還存在不少問題。顯然,這種模式和體制與西方一些主流經濟學理論存在相悖之處,但從北城村的成功實踐看,它不失為新形勢下發展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的一種有效形式,當然,它還要輔之以一些必要的條件。這種模式和體制的主要優勢是便于統籌村莊資源,實現多方共贏的帕累托改進效率,同時也容易團結村民并贏得信任等。

    ———有一個良好的村風民風。 一個村莊良好村風民風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它與這個村歷任村黨支部書記有很大關系。北城村良好村風民風的形成與早年村黨支部書記顧太仁勵精圖治有很大關系。譬如,在五十年代后期和文革期間,北城村傾錯誤就沒有別的村嚴重等。北城村的村風民風好在哪里?北城村會計李春田說了這樣幾件事:一是村里沒有派系斗爭,極少人爭當官,想當村官首先得掂掂你有沒有這個能力,沒能力別往這上面想。二是北城村的村民非常重視個人信譽,關心自己的征信,征信不好全村都瞧不起,還會影響子女就業。三是北城村村民精神狀態很好,樂觀積極向上,大家都鉚足勁拚命發展,而北城村周邊的一些村莊就不是這樣,有的小富即安,有的混吃等死,有的爭權奪利等。四是喪葬改革得民心,早在本世紀初,北城村就通過黨員大會決定喪事不大操大辦,并要求村干部和黨員到辦喪事有困難的家庭提供幫助,幫忙之后回自己家吃飯。這項改革在長島很有影響,很多村都羨慕北城村的這個風氣。

    ———有一家鄉村振興專業規劃咨詢機構。2017年,北城村引入東方農道文化產業集團,由該集團王磊對村莊改造和美化進行規劃設計,同時由王磊、田野等集團專家對北城村合作社和加工廠的運營和管理進行指導。2019年,東方農道文化產業集團在長島試驗區注冊成立了“長島長晟貿易有限公司”,負責北城村加工廠的品牌打造和線上銷售以及深加工產品研發等。

    ———有一個支持集體經濟發展的當地政府。長島試驗區工委管委、北長山鄉黨委政府對于北城村創辦集體經濟實體非常重視,從各個方面給予了大力支持。2017年,煙臺市組織部長于濤專程到北城村調研,陏后煙臺在全市大力推行黨支部領辦合作社工作,在全國產生了重要影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長島試驗區將村干部報酬與村集體經濟組織經營管理績效相掛鉤做法,調動了村干部發展集體經濟的積極性。譬如,2020年,北長山鄉政府綜合考評后給北城村黨支部書記顧兆國核定的工資是19萬多一點,兩個副書記的工資為村黨支部書記工資的80--90%,村里按90%執行;村會計工資為村黨支部書記工資的70--85%,村里按75%執行。這個報酬雖然與他們在發展集體經濟中所作出貢獻沒法比,但畢竟還是給了他們相當程度的激勵。

    區工委黨群工作部領導為北城村黨支部授牌

    九、“北城精神”的成因及其啟示

    北城村在村黨支部帶領下,發揚斗爭精神,黨群同心、艱苦創業 ,歷經年奮、不斷攻堅克難,把一個昔日臟亂差的傳統漁村打造成為中國貝城”、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在這個過程中,鍛造出不忘初, 勇于擔當;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黨群同心,共克時艱;敢闖敢干、勇往直前“北城精神”,為齊魯大地創造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北城精神”有著豐富的內涵,更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它是深邃的齊魯文化、老海島精神和“闖海人”精神的傳承和延續,更是大寨精神的繼承和發揚,是“新時期的大寨精神”。

    山東自古是圣人之鄉,禮儀之邦。悠久的儒家文化形成了山東人仁義、寬厚的個性。這點在北城村表現的特別明顯,大凡來過這里的人,無不為北城人的熱情好客所感動。因為這個原因以及顧兆國的人格魅力,使得他籠絡一批死心塌地跟他一起干的追隨者,這其中不乏許多外地人才。“老海島精神”中的祖國為重、奉獻為本在北城村更是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為尋找生存出路,人類選擇并涉足海洋,從那時起海島上人們就開始了同自然界的考驗和災變抗爭與吶喊的生涯。筆者在北城村采訪了一位老漁民孫長志,說起過去的往事,他慷慨激昂,他說:過去出海打漁都是木船,船體比較小,一旦遇到大風浪很有可能翻船,而且那時沒有天氣預報,所以每次出海都是一次冒險。因此,漁民要在海上要生存,就必須成為海上的霸主、海上的雄鷹,在海上乘風破浪往前沖。漁民在海上只有一個信念:相信我行,相信我能,相信我能戰勝一切;只有一個念頭:往前沖、往前闖!

    過去一條大木船上一般有18個人,因此大家以船為家、團結協作的精神特別重要,這樣就產生了漁家號子。老漁民孫長志給我們唱了幾段漁家號子:“頓頓漿,裝大艙,裝艙起吆,嘿吆吼……”那聲音、那氣勢讓人震撼,讓人感到悲壯豪邁。孫長志老人說,漁家號子是用血用淚用生命唱出來的……上面講的這些就是“闖海人”精神,筆者在北城村采訪調查過程當中,能強烈感受到有一種精神在支撐著他們,后來筆者明白,這種精神就是“闖海人”精神……

    把一家小村企做到亞洲最大扇貝加工廠,北城村的發展靠什么?靠得就是“北城精神”,或者說“北城精神”是北城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成功法寶。當前,全國各地農村正在掀起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熱潮,那么,“北城精神”對于其他地方的基層黨組織有什么啟示?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四點:一是堅定對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信心;二是村兩委干部要勇于擔當,敢于斗爭,甘于奉獻;三是必須始終把農民群眾利益放在第一位;四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大寨精神永不過時。“艱苦奮斗是我們的政治本色。”“偉大夢想不是等得來、喊得來的,而是拼出來、干出來的。”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