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理論探討 >> 理論精華 >>
  • 劉燕舞:學術研究與人才培養的真常識問題
  •  2021-11-12 09:11:13   作者:劉燕舞   來源:   點擊:   評論:0
  •  【字號:
  • 一、

     

    賀雪峰教授新著《在野之學》近日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全書可圈可點處甚多,其中,愚以為,核心之處在于對學術研究和人才培養的“真常識”的討論。為了講清楚這一點,全書可謂不厭其煩地反復強調,可見其重要。

    無論是從學術研究來說,還是從人才培養來講,一個真常識就是:依立場論,毫無疑問,必須秉持中國立場,它的反面或假常識是目盲接軌美西方社會科學,言必稱希臘;從過程論,坦率地說,需要用笨功夫,循序漸進,久久為功,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急于求成,不能投機取巧,它的反面或假常識是,一些研究者或學生,都想快速地找一塊星宿海,習得丁春秋式的化功大法或東方不敗式的葵花寶典,研習者自己揮刀自宮不說,還要引誘眾多正常人一起加入閹割大營;依知識生產論,就是要秉持從實踐出發,基于實踐而構建理論,并用實踐來檢驗和提升理論,即從實踐到理論再到實踐的“大循環”,它的反面或假常識是,從理論出發,用理論切割裝扮實踐,再把只鱗片爪的經驗材料檢驗和切割理論的“小循環”。


     

    二、

     

    很多研究因為缺乏“常識”,最終都淪為體力活,因為沒有內力,只會化功大法或葵花寶典,就只好三招兩式討論“多喝水就可以多尿尿”那樣的無聊研究,當發現多喝水卻還是尿不多的時候,就添加“尿道問題”的變量,當“尿道”沒有“問題”時,就加入“膀胱問題”變量,當“膀胱”被折騰一番也是好的的時候,就加入“腎臟問題”變量,當發現“腎臟”也沒問題時,傻眼了,一時不知如何才能“尿出”是好。全然不顧可能是其他臟器問題并發引起的多喝水卻不能多尿尿的困境,不僅不能多尿尿還會越喝得多死得越快,多折騰進去的水,可能都進入皮膚等組織了,結果,“問題”沒解決,反而全身“水腫”,把本該做好的研究“倒騰”死了!对谝爸畬W》中多處可見對此類不知所云的研究的痛心疾首。所以,回歸真常識十分重要。

    還有一種“假常識”是,它很可能看起來就是“正確”的,甚至動動腳指頭都能想出個大概的,研究者因為缺乏內力,卻偏要裝神弄鬼,神神叨叨的把“常識”神化成一般性的“科學”發現。這種“常識”從研究的角度來說,實際就是地道的“假常識”。為了把這類假常識包裝成看起來是多么的高大尚,就會使出吃奶般的看似科學的力,達到高射炮打蚊子的效果。比如,有研究光棍的學者,足跡遍及數省,收集大量問卷數據,最后就為了證明“光棍自慰頻率比非光棍高;加入婚姻變量后,自慰頻率就降低了”那樣的“扯淡”式“命題”。


     

    三、

     

    學術研究和學生培養都是一門“手藝”。技巧固然也重要,但是,如果不是建立在扎實的基本功上的技巧,終歸只是膚淺的花哨,而非精湛的藝術。這就好比民樂里的竹笛演奏,對于初學者來說,有了大致方向后,能吹響就是王道,一下吹不響就兩下,兩下不行就三下,等吹到一千下,幾乎沒有吹不響的,因為吹到一千下的過程中,吹者自己就會不斷地去調整風門、調整氣息,不斷反復,總能摸索出適合自己的吹響的辦法,這其實就是學藝的飽和經驗法。最怕的是,一上來就教初學者怎么找到“丹田”,如何“氣沉丹田”再運用“丹田”運氣云云,結果,吹倒沒吹了,都找“丹田”去了,關鍵還找不到,最后就只能放棄了。

    當然,大致方向要有,比如,總不能連“吹孔”和“膜孔”都分不清,對著有孔的地方就拼命吹。學術研究和學生培養,道理與之都是相通的。

    讀書首先要有大致方向,最起碼是要讀,而不能說為了把知識掌握,直接把書一頁一頁撕下來和水吃掉,這就是方向性的錯誤了。對于社會科學的學生來說,類似于馬克思《資本論》那樣的西方社會科學經典著作和孔子《論語》那樣的中國經典著作的閱讀研習,就是重要的“方向”。有了這個方向后,就需要持之以恒地反復地去讀,讀一遍不懂,就多讀幾遍,讀一本不懂,就多讀幾本,不斷堅持,不斷重復,日積月累,積累和重復就是飽和的過程,慢慢地自然就懂了。

    反之,學生剛端起書本,老師就一副上帝般的口吻讓學生準確說出什么是資本,什么是仁,資本出現多少次,仁有多少個地方講到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十有八九是訓練不好學生的。其后果,無非是嚇跑學生的求知欲,然后證明自己懂的是多么的多、多么的神勇這種自戀外,實在看不出這樣的訓練方式有什么科學可言。所以,《在野之學》在學生培養方面特別強調要“解放學生”(p.153),發揮學生主體性,鼓勵學生扔掉一些拐杖,打破壇壇罐罐,大破大立地讀書求學。

    做研究也一樣,所選之題,至少要基本符合常理,是可以研究的,如果皓首窮經數載就為了論證“灶王爺”到底是“女的”還是“男的”,就是方向性錯誤了。有了正確方向,就需要呼嘯著走向實踐,從實踐中發現問題,提煉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并最終基于實踐能生產出一般性的知識。

    對于中國的社會科學研究來說,這個大的方向還包括甚至首要包括的是中國立場的方向,它不是排斥世界的,而是說首先要是中國的,才可能更好地成為世界的,而不是反之。否則,一開始就想著如何補西方社會科學窗戶上缺了哪塊玻璃,無論研究做到哪一步,也只是補了塊玻璃,何況,單純從補西方社會科學的玻璃來說,無論從工藝還是材質,中國學者未必是更好的行家里手。在這些方面,《在野之學》關于中國社會科學的主體性、本土化問題的討論,讀來都能給人很多啟發。

     

    四、

     

    《在野之學》里還經常提到一個詞:經驗質感。所謂經驗質感,在該書看來,就是研究者對經驗的直覺能力,這種直覺能力使研究者可以從紛繁復雜的社會現象中迅速找到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找到社會實踐中決定性的關鍵要素和核心變量,它能夠使研究者能正確地提出問題,深刻地分析問題,有效地解決問題。(p.20)這好比我們把手放在冰上和放在火上,感覺是不同的,冷暖能夠自知的前提,是要去接觸作為經驗的火與冰。而不是看著“火”字,想象著它很冷,看著“冰”字,想象著它很熱。正所謂“夏蟲不可語冰”。接觸了火與冰,有了初步的經驗觸感是不夠的,所謂質感,就是要能感覺冷熱的程度區別,并能自如穿梭。它的訣竅就在于《在野之學》里所提的“飽和經驗法”,只要浸泡在實踐中,在實踐中不斷重復,不斷反復感知,才會具備這種能力。

    經驗質感的實質,就是具備基于實踐基礎上能夠產生的不同學科的學科想象力,對于社會學來說,經驗質感就是社會學的想象力。沒有厚重的經驗支撐,沒有在經驗里的浸淫,個體很難具備在個人、社會與歷史中自如穿梭。飽和經驗法的訣竅其實就是笨功夫,也就說,無論是做研究還是訓練學生,沒有捷徑可走,都是只有在笨功夫的汗水里才能泡出能力的。這仍然好比我們前面說的學藝,以竹笛這種非常傳統的中國樂器來說,有了前面我們說的能吹響后,最重要的基本功就是吹長音,也就是簡單的1234567的每一個音,一口氣要能吹的時間足夠長,而這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只能長時間地不斷重復練習。否則,作為基本功或內力的“氣”短了,無論會多少高深的“顫疊震打吐滑垛花”技巧,壓根就沒有“氣”可以支撐吹奏者將其表現出來的機會,一個樂句都會吹不全,哪還有發揮技巧的機會呢?反之,即使沒有技巧,有足夠長的氣,一個孔一個孔開,總是能把一個句子演奏完整的。

    從《在野之學》的邏輯來看,飽和經驗法的反面當然就是不飽和的經驗,它是浮光掠影式的,是碎片化的,是盲人摸象式的,看到某一個“點”,就將之無限放大,看到一個針尖,就想象著討論針尖上有幾個仙女在跳舞,這種情況當然也要不得,其弊病甚至比不接觸經驗實踐的還要糟糕。它的樸素道理,其實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沒有正確的調查,更沒有發言權”的邏輯。

     

    五、

     

        如同《在野之學》后記里所說,作者尤其喜歡書名中的“野”字一樣,作為讀者,我也特別喜歡這個“野”字,它本身就是一種“真常識”。這個“野”字,除了書中不斷強調的“野性的思維、野蠻的成長、田野的靈感”外,或許,書的英文標題似乎更能表達“野”之妙處所在。“Against Doctrinairism Understanding China through Field Research”,直譯還原回來就是《反對教條主義:通過田野研究來理解中國》,反對教條主義的反面當然就是要回歸真常識,它的方式是飽和式的田野調查,其目的是理解中國。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