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視角下脫貧不穩定群體形成的社會動因及長效治理機制構建

    ——以單身漢貧困為問題意識來源

    魏程琳1、史明萍2*

    1.同濟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中國戰略研究院,上海,200092;

    2.上海工程技術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上海,201620

    摘要:2020年以后,中國將消除絕對貧困邁入治理相對貧困的新征程。在相對貧困人口中,內在脫貧動力不足的單身漢(光棍)成為其中最為顯著的群體之一。社會文化在制造意義、維護秩序的同時,也在制造無意義感、邊緣化非正常人。在傳統家庭文化強的農村地區,一旦有人不能成家便意味人生不完整、生命意義殘缺,其社會形象隨之被污名化、社會地位被邊緣化。生活動力機制失調使單身漢陷入消極頹廢的生活狀態,這進一步消解其社會行動的合法性。不重視積蓄、家庭支持乏力、抗風險能力低且內在動力不足的單身漢群體,很容易致貧、返貧且被鎖定在多重貧困狀態,這增強了其社會風險。在人口性別比持續居高不下和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的背景下,應盡快從文化社會層面建立相對貧困人口的長效治理機制,從農村多元包容文化、文化教育、文化整合及可行能力建設等方面入手,切實提升相對貧困群體脫貧的社會支持、內生動力和可行能力。

    關鍵詞:脫貧不穩定群體;單身漢;生命價值;動力機制;文化治理

     

    一、文獻回顧與問題的提出

    2020年,中國將消除絕對貧困進入小康社會,與此同時也將邁入治理相對貧困的新征程。相對貧困的表現形式更為復雜,涉及主體除了由絕對貧困轉為相對貧困的群體外,還包括貧困“邊緣戶”、進城農民工、城市低收入群體、能力貧困人口等,構建相對貧困的長效治理機制成為新時期扶貧工作的重要任務。本文試圖從文化角度理解特殊群體相對貧困的機理,并從文化治理視角提出相對貧困治理的長效機制。

    文獻回顧

    近年來,學界對貧困問題的研究由生計需求得不到保障的絕對貧困逐漸轉向表現形式更為復雜的相對貧困。相對貧困由客觀的相對弱勢和主觀的相對剝奪感構成,包含收入貧困、權利貧困和能力貧困等多個維度。英國學者彼得·湯森最先提出相對貧困的概念,“貧困不僅是基本生活必需品的缺乏,而且是個人、家庭、社會組織缺乏獲得飲食、住房、娛樂和參與社會活動等方面的資源,使其不足以達到按照社會習俗或所在社會鼓勵提倡的平均生活水平, 從而被排斥在正常的生活方式和社會活動之外的一種生存狀態![]彼得·湯森將注意力從貧困測量轉向人們對貧困的理解上,更加關注人們因經濟匱乏、社會參與不足而出現的社會排斥現象。

    法國政治學家勒內·勒努瓦在《被排斥群體:法國的十分之一人口》中首次提出“社會排斥”概念,他主要關注了被排除在社會保障體制之外的社會成員。[]如今社會排斥已超出經濟領域,表現為個體或群體全部或部分地被排除在社會參與之外,導致其無法獲得應有的公民權利和社會功能。社會排斥通常表現為經濟排斥、政治排斥、社會關系排斥、福利救濟制度排斥和文化排斥等五個方面。阿馬蒂亞·森同樣認為,“一個人關于貧困的感覺與這個人的預期、他對公平的看法以及他對誰有權享受什么的判斷密切相關”,他指出,在人們的貧困狀態中,收入只是其中的表面原因,更深層次上是貧困人口缺少對資源的控制權利,而這種權利又決定于法律、經濟、政治等社會特性[]。20世紀80年代,阿瑪蒂亞·森提出能力貧困理論,指出個體福利狀況,不完全取決于個體所占有的財富和資源,更多取決于個體所能實現的功能以及他為實現某些功能所構成的(可行)能力集。貧困線關注的收入低、物質匱乏只是貧困的一種基本表現,而健康水平、受教育程度以及參與社會生活的機會和能力匱乏亦是貧困的重要表現。經濟貧困導致貧困群體在政治生活中邊緣化,也導致了貧困層和非貧困層的政治選擇差異,貧困層因為重視消費的邊際成本而不想為行使政治權利“浪費”寶貴的資源[]。

    歐美國家學者較早開始了相對貧困的文化動因研究,認為貧者之所以貧困是與所擁有的文化結構密切相關。奧斯卡·劉易斯1959年出版的以貧困家庭和貧困社區為個案的《五個家庭:墨西哥貧困文化案例研究》一書,首次提出貧困文化的概念,他認為窮人為了應對各類問題,形成一套獨特的生活方式,通過相互影響、同非貧困者的相對隔離,產生了共同的價值觀、態度和行為。這種貧困亞文化一旦與環境耦合并制度化,就會自我延續下去。學者指出,貧困文化具有規范性、代際傳遞性[],其象征符號、價值規范有著維持貧困生活方式的強大動力,對精準扶貧、現代文化形成包圍、阻隔趨勢[]。

    與貧困文化論構成競爭力的研究范式是貧困結構論,后者將貧困與職業結構、產權結構和權威結構關聯起來。學者認為,個人所處的職業決定了其經濟地位,貧困者往往以體力勞動為主,社會保障不健全。先期的房屋、土地、財產制度結構對貧困者有著深遠的影響,美國細碎的土地產權制度誘發了當事人的貧困狀態[],例如土著印第安人因土地產權分割過細而無法充分利用土地資源。鑲嵌于政治、文化中的權威結構更多表現為個人的職業地位、社會影響力、社會信譽度,這有助于我們理解社會文化對個體貧困的影響過程與機制。貧困的文化分析主要關注那些窮人們已經習慣的內在因素,例如個人動機、生活態度、行為特征等;而貧困的結構分析則注重對經濟財富的研究,關注市場機會、職業、收入、結構變遷等因素[],認為外在因素是致貧的根源,貧困不過是暫時現象。與之不同的是,關注貧困文化理論的學者認為,貧困是一個永久或較為長期的文化現象。[]

    國內研究延用了國際學者對相對貧困的定義,同時更加關注中國社會的實際情況,關注城鄉流動性貧困、受風險沖擊產生的暫時性貧困,以及區域不平衡的發展型貧困等[]。相對貧困或弱勢群體由于缺少政治資本、經濟資本、文化資本而處于社會結構的下層,學者指出隨著階層收入差距不斷增大,中國社會結構正在走向斷裂型結構[],社會上層和下層群體間的收入、權利和能力差距越來越大,失落不滿及對抗情緒在相對貧困群體中不斷滋生,相對貧困治理機制亟需快速構建。然而,中國學界存在誤用和濫用貧困文化論的現象[],這尤其體現在學界對少數民族貧困問題的研究上[],我們不能將因為居住在封閉環境中導致貧困落后的人群的生活方式稱之為貧困文化。當前中國學界關于文化和貧困的關系研究主要集中在貧困文化和文化貧困兩個方面,前者關注貧困者的亞文化及其對貧困者的生活影響,后者主要關注貧困群體的文化知識教育匱乏狀況。本文既非研究貧困文化,也非研究文化貧困,而是關注鄉村社會中影響個人發展動力的文化因素。本文以單身漢貧困現象為切入點,試圖揭示以家文化為代表的鄉村文化規范對個體生命價值、奮斗動力的影響機制,并嘗試從文化治理視角提出治理相對貧困的思路。

    (二)問題的提出

    近些年,光棍/單身漢問題引起媒體和學界的廣泛關注,有學者預測,2015-2045年間中國男性過剩人口將達到15%以上,平均每年大約有120萬男性在婚姻市場上找不到初婚對象,上千萬光棍將給社會公共安全帶來潛在隱患[]。筆者2017-2020年在全國多地農村調研發現,大齡單身漢存在高比例貧困的現象,例如河南A縣坪村40戶貧困戶中單身漢家庭有14個,而甘肅慶城某村將單身漢全部評為貧困戶。經濟貧困與單身問題的交織給扶貧工作帶來諸多挑戰,甚至出現“貧困戶向扶貧干部要老婆”的怪現象,這也凸顯出在相對貧困治理階段單身漢問題研究的緊迫性。

    對于多數農民家庭而言,貧困的主要原因是勞動力匱乏所致,它包括家庭成員大病、年老體弱、精神失常和單親家庭等情況,這些家庭的剛性支出大,很容易陷入貧困境地。大齡未婚的單身漢顯然屬于貧困群體中的例外者。按照多數農村地區的社會觀念,年過30還未娶妻的農民幾乎難逃終身單身的命運,這些人被稱為“光棍”或單身漢。劉燕舞[]將光棍分為歷史塑造型、身心缺陷型、經濟貧困型、緣分宿命型等四種類型,其中經濟貧困型光棍占比最高且有著增長的趨勢。單身漢的形成與全國性別比失衡、彩禮畸高、消費主義文化盛行等密切相關[],其中也不乏有“挑來挑去”耽誤最佳婚配年紀的自致因素。余練[]等人還發現“光棍成窩”的現象,這表明單身漢與婚姻市場消費能力、個人經濟貧困密切關聯。張川川、陶美娟[]通過數據實證分析指出,適婚年齡人口性別比每增加一個百分點,彩禮支出會顯著增加2.037%,而且這一彩禮增加效應只在農村地區、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群體中顯著。隨著“賤農主義”文化[]的興起,女性資源從農村向城市、從欠發達地區到發達地區流動,婚姻成為村民激烈競爭的舞臺和個人成功與否的標志。大齡未婚男青年因找不到對象而苦惱甚至郁郁寡歡、性情大變,有的人經常酩酊大醉,有的人則表現出間歇性精神病。“光棍”在村落社會意味著“不完整的人”,大齡未婚男青年在認了“光棍”的命之后,便會喪失奮斗動力成為道德上可憐、生活上貧困的群體。

    在人口性別比和出生性別比居高不下、生男偏好持續影響的背景下[],低收入男性群體將面臨更大的單身風險,學界對老人[]、婦女[]、兒童[]貧困的研究較多,對單身漢的相對貧困問題、社會風險和治理機制則鮮有涉及。筆者認為單身漢的性情懶惰和生活貧困并非天生,是哪些文化或制度弱化了他們的生活動力呢?本文嘗試從鄉村文化角度理解單身漢更易成為相對貧困戶且難以脫貧的現象,并從文化治理視角提出相對貧困治理的政策建議。本文經驗材料來自于筆者2017、2018、2019年暑期分別在河南駐馬店、北京密云、甘肅慶城的調研,個案呈現部分主要選取了河南駐馬店A縣的材料,文中縣級以下的地名、人名皆做了匿名化處理。

    二、分析框架:家與生命價值

    (一)家文化中的生命價值

    在一定程度上,家庭之于中國人有著宗教性的意義,梁漱溟指出,“中國缺乏宗教,以家庭倫理生活來填補它”[]。生活在“祖蔭下”的農民以祖先庇護為中心內容[],榮耀祖先和維系家族的發展構成了農民“社會行為”的目的和價值。滋賀秀三[]指出,舊中國家族制度的一個核心觀念是“作為故人的人格的連續延長”,人、祭祀、財產的不斷延續,使得家族得以傳承下去,逝者的生命也通過后代的繁衍和祭祀活動而延續下去。

    基于農民家庭文化實踐的觀察,賀雪峰將農民的生命價值分為三類:本體性價值、社會性價值和基礎性價值(生物性價值)[],本體性價值即超越有限生命的人生終極價值;社會性價值,即個人在社會公共生活中的意義與價值;基礎性價值或生物性價值,是指人作為生命體延續所必須的交往性、生物性需要。在絕大多數農村地區,農民以傳宗接代為核心的本體性價值是決定農民行為選擇的關鍵[]。然而,社會變遷之中,民間宗教信仰、宗族儀式和傳宗接代等體現本體性價值的行動漸趨弱化,生育男兒的行動越來越體現出社會價值取向。華北農村今天依然強盛的生男偏好更多的展現了農民實際的生活需求和社會性價值取向——獲得社會認可、不受他人欺負、養老功能滿足,這亦說明農民是在農村社會中過日子而非單單在家庭里過日子。

    在鄉村社會,家庭生活的完整度事關一個人能否過好日子,能否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吳飛[]指出,過日子是中國人對生活過程的概括,包括出生、成長、成家、立業、生子、教子、養老、送終、年老、壽終等環節。過日子展示了人們生活的過程機制,劉燕舞[]提出的“奔頭”則展示了普通農民生活的動力機制,“奔頭”是指通過努力奮斗可以實現的個人愿望和價值,是支撐人一生持續運行的動力機制,它包含了人活著所要面對的歸宿、齊家和生活三個基本層次,動力機制失調可能引發自殺行為。單身漢因家庭不完整,而無法體驗生命的諸多階段,過著不像日子的日子,也被稱為“混日子”,較少的人情走動和社會參與使得他們逐漸失去在村中正常生活的合法性。

    (二)家庭殘缺消解生活動力

    諸多村莊經驗表明,單身漢在社會公共活動中缺乏參與度,在家庭中地位低下,在個人生活上無助、耽于現狀、聽天由命。筆者認為,婚姻失敗消解了單身漢的家庭價值,社會對單身漢的污名化、邊緣化消解了其社會價值,雙重邊緣境地誘發其生活動力不足并陷入長期相對貧困的境地。

    家庭生活的完整性首先體現為家庭結構的完整性,有了夫妻關系、父子關系,家庭之中才有了期待、合作、斗爭和情感關聯。吳飛指出,在中國這樣一個以核心家庭為主的國家里,每個成員對家庭都有重要意義,每個成員的喜怒哀樂都會影響到整個家庭的氣氛,而家庭的興衰榮辱也會影響到每個成員的生活。在子女成家立業前,家庭生活以父母為首,對子女的撫養教育成為家中的核心內容之一,以致于人們常說:“日子就是為孩子過的”。一個沒有成家的人雖可以“一個人過日子”,但他終生難享天倫之樂。單身漢因為缺少常人所有的成家、立業、生子、教子及子女為其養老送終等重要環節,他們的生命從無機會展開,他們的生活亦無法從家庭中獲得壓力、期待、情感和動力。曾經在相當長時間內,他們不承認自己的單身漢身份,并且希望通過個人努力改變婚姻狀況和社會形象,但多數人由于能力、財力、相貌、性情或家庭等因素,最終無法實現成家的夢想,沉淀為村里的“老光棍”。在生男偏好強的農村地區,除單身漢外,那些無兒子的家庭同樣過著不完整的家庭生活。在華北農村,人們對于無后的恐懼是指對無兒子的恐懼,當地罵人最狠的話就是“斷子絕孫”。對農民而言,只有有了兒子,他們后半生才有了“奔頭”,兒子一定程度上成為他們奮斗不止的動力源泉。劉燕舞[30]在華北冀村考察發現,因為沒有兒子,有的農民竟然選擇自殺,足見強調生男偏好的傳統家庭文化對農民生命意義的重大影響。

    農民對完整家庭生活的向往,形塑了村莊中的正常人和不正常人,那些家庭殘缺的人被歸為不正常人行列,單身漢更是被列為“不祥的人”,遭到村落社會排斥。在華北農村,舉辦婚宴的主家會邀請同村婦女為新人做棉被、鋪床,只有那些兒女雙全的人才有此資格,光棍和兒女不全的人則不受歡迎。這樣的習俗公開表達了對家庭生活殘缺者的歧視,但卻被世代延續下來至今依然興盛,說明村落社會文化對單身漢、無兒戶的邊緣化、污名化仍在繼續。為了成為正常人,無子女戶通常會通過抱養、過繼等方式解決無后的難題,而那些既未抱養也未招婿的絕戶頭則成了村落社會的邊緣人,他們在人情交往中開始撤退、在村落公共事務上沉默、在村民生產消費等面子競爭上認輸、在勞動工作消極態度。單身漢的處境更加劣勢,彭大松[]發現,單身漢只有在農忙季節才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當社會輿論將社會性價值從單身漢身上剝離出來,單身漢之于村莊的意義就是日常閑置、偶爾有用的勞動機器。事實上,村莊往往將單身漢視為和諧秩序的威脅者,對他們防范有加,并告誡子女不要與他們來往。而認命了的單身漢群體也會自甘墮落、自甘邊緣,不再反抗村落社會對其的污名化,迎接他們的是村落社會和家庭的雙重邊緣化。

    通過如上考察發現,社會文化制度在制造意義、維護秩序的同時,也在制造無意義感、邊緣化非正常人。家與生命價值的分析框架指出,農民個體的生命價值、生活動力不僅來自于個人對生活的向往,還來自于家庭完整性及其內在發展要求,更來自于社會規范的合法性認可和正面激勵。單身漢的慵懶無能、及時揮霍、放浪形骸、越軌放肆、窮困潦倒正是因家庭殘缺而被社會污名化后自我生命價值缺失的行為表現。

    三、單身漢的多重貧困及社會風險

    筆者在多地調研發現,若單純按照收入貧困線測算,相當部分單身漢不能進入絕對貧困戶的行列。在精準扶貧中,村落社會為何將單身漢評為貧困戶?將絕大多數單身漢鎖定在相對貧困狀態的機制是什么?在新時期,相對貧困的單身漢會引起哪些社會風險?

    (一)單身漢緣何成為貧困

    河南A縣坪村下轄9個自然村,共有7132620人,2017年初有貧困戶40戶,40戶貧困戶中有14個單身漢家庭。課題組成員通過半結構式訪談,掌握了這一群體成為單身漢和貧困戶的原因及經濟社會生活狀況:在年齡分布上,30-39歲的有1個,40-49歲的有5個,60歲以上的有8個;在居住形態上,與父母一起生活的有4個,其余10位皆是獨居;在單身原因類型上,6個是家庭經濟貧困型,3個屬于緣分宿命型,5個屬于身心缺陷型,有的人脾氣暴躁、有的則性格木訥、有的存在智力障礙。家庭經濟貧困是個人打光棍的重要原因,卻非決定性因素,家庭不富裕而又性情懶惰、賴皮、暴躁、木訥的人基本上注定一生單身了。村里有老光棍在外地“撿”精神病人婦女回家湊合過生活的現象,如YWX55歲時從打工地帶回家一個患有精神病和艾滋病的婦女過生活,再如RJ60歲時在路邊撿回一個精神病人婦女一起過生活。這些湊合過日子的臨時夫婦通常不進行體檢,也不進行結婚登記,多數抱著“過一天算一天”的態度過日子,有的家庭還生育多個子女,如該縣黃村的單身漢劉某在61歲時“撿”了一個40多歲的精神病人婦女,現在71歲的他有四個孩子要撫養,成為村里的特困戶。

    有勞動能力或者收入超過貧困線的單身漢為何成了貧困戶呢?該村有4位單身漢五保戶,他們每年獲得五保金和政府救助金累計4100元,超過了地方貧困線3500/年;有的單身漢貧困戶還在種地、跑三輪車載客;還有550歲以下的中青年單身漢也成了貧困戶。調查發現,村民都對單身漢當貧困戶毫無異議,村民常說“他們當貧困戶,沒有人與他們比”,原因是他們“值得可憐”!爸档每蓱z”是村落社會對單身漢的道德憐憫,也深刻地體現出單身漢在村落社會和道德文化上邊緣地位。

    (二)單身漢多重貧困的鎖定狀態

    從致貧類型看,經濟、制度和物理環境所導致的貧困往往隨著貧困戶所處外部環境改善而消失;而因病、因學致貧的農戶在家庭成員病情緩解、上學結束后,也會回歸常規的經濟生活狀態。因此,多數貧困戶屬于階段性貧困、意外性貧困(如天災人禍),他們并不會因此與常人斷絕往來,更不會因扶貧政策向其傾斜而產生福利依賴、坐吃山空,他們更不會因在社會競爭、階層流動上的不成功而自暴自棄,因為他們還有下一代人繼續參與社會競爭。

    與常人不同的是,單身漢因動力機制失調而對未來沒有期待,他們將婚姻失敗定義為人生失敗,主動與朋友、親人和鄰居斷絕人情往來,極少參與社會公共活動,這一長期離群索居、失語和“失聯”狀態,使得其作為社會人的行動能力退化,有的人甚至出現精神失常。無法與人進行正常交往的單身漢,在生活和工作中日漸依附他人,逐漸失去主體性。單身漢相對于其他貧困群體而言,缺乏改變生活的想法和動力,他們中的多數人麻木于落魄境地,對改變生活狀態的機遇視而不見,結果深陷精神貧困、能力貧困、權利貧困和社會流動可能性稀缺的多重困境之中。通過如下4個案例,可以發現單身漢相對貧困的鎖定狀態。

    案例12017年8月11日下午,筆者隨同駐村扶貧第一書記來到貧困戶關二民(序號9,GEM)家里,他家門樓房頂已坍塌,正對大門的三間青磚瓦房也凌亂地倒在地上。關二民平常以泡面為生,屋內桌子上擺著開水瓶和吃剩下的方便面調料包,臥室垃圾遍地一片狼藉。據鄰居反映,關二民經常半夜三更在屋里敲著洗臉盆大聲歌唱,而一到白天就木訥無言。48歲的關二民平時種地、打零工,但只有把錢花完時,才去建筑隊干雜活(80-90元/天)。自2016年當上貧困戶后,他外出干活的時間越來越少了。當調研人員問他有什么困難時,他說:“沒啥難處,不愁吃、不愁喝、房子不漏雨,不就行了嗎?

    案例2:離關二民家不遠處是貧困戶常高郵(序號10,CGY),1980年出生的高郵一直單身,他自稱小時候被父親用皮帶打成了精神病,有精神殘疾證。據扶貧干部反映,高郵整天游蕩,不務正業,性格暴躁,父母不敢和他住一起生活,就跟著小兒子在廣東拾破爛。2017年,他用扶貧款買了個2000多塊錢的智能手機,還在自家門前安裝了攝像頭。當問及他準備何時脫貧,他說這他是政府兜底的,兜底就是管到底,管到底就是管到死。

    案例363歲的如金(序號14,RJ),幫兩個弟弟成親后,自己錯過了結婚年齡。2015年,他在養鴨廠上班期間發現了一個無家可歸的精神病婦女(不到50歲)于是帶回家一起過日子。他的臥室里堆滿了雜物,門口的一個煤火爐就是廚房。如金與精神病婦女同居后,仍然不參與村莊人情往來。60歲的YWX(序號4)同樣找了一個精神病婦女同居,但他的生活狀態和關二民、常高郵相似,種地務工收入僅能維持生計,對未來生活期望不高。

    案例468歲的杜金(序號2,DJ)是遠近有名的“賴皮”,他整天不務正業,到處坑蒙拐騙,靠占人便宜過日子。十年前,他的母親為他抱養一個女兒,并代為撫養至今,主要是為杜金養老做準備。如今,他霸占著村小學教室獨自生活。

    與恰亞諾夫[]所觀察到的現象一致,農村獨居光棍基本上維持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狀態,他們保持著較低的勞動-辛苦程度或者干脆不愿意從事任何體力勞動。坪村14個貧困單身漢的家庭生活,普遍表現出無力、頹廢的狀態,他們對未來無期待、無規劃、無投資,不注重個人衛生和社會形象,在外行動較少顧忌社會規范,就連維持體面生活的動力也極為匱乏。單身漢貧困與普通農戶貧困具有本質差異,單身漢的貧困是長期性的,幾乎沒有恢復能力;普通農戶的貧困是暫時性的,家庭經濟恢復力較強;前者的家庭沒有希望,后者的家庭則充滿發展動力。生活動力機制失調的單身漢被牢牢鎖定在經濟、文化、權利和能力等多重貧困狀態,原初的經濟貧困轉化為多重的社會性貧困。

    )相對貧困單身漢的社會風險

    ?[]指出,瘋癲是社會道德規范對異端行為者或文明異議者壓制的名義。中國鄉村生活無望的單身漢,多數是因未達到社會文化所塑造的圓滿家庭生活狀態,而失去了正常人的身份、地位、聲望和機遇。他們一方面受傳統文化的規訓,一方面又成為傳統文化的反抗者,成為村民眼中的秩序威脅者。

    劉燕舞[]將單身漢的社會風險歸結為性侵、性騷擾、偷盜、搶劫、打架斗毆、自殺、情殺等。這一判斷與作者的調研經驗吻合。從社會整體層面看,單身漢的社會風險主要體現為對公共道德、公共安全、公共衛生等領域的游擊式侵犯和持續性威脅。于常人而言,性侵、性騷擾以及打架斗毆等行為都有著相對固定的對象和事由,司法懲戒和社會規訓通常能夠對其發揮作用。而對于不顧社會聲譽的邊緣人單身漢而言,挑戰道德規范、激起他人不安成為其感知、證明自身存在的重要方式,他們不但能從中獲得令人畏懼的自我保護,還能獲得喜悅和成就感。上述案例中的高郵經常因偷盜、搶劫、打架等行為被公安部門拘留,然而,每次被拘留的經歷都成為其向他人炫耀的資本。地域社會制造的單身漢給地域社會穩定帶來持久的、零星的、不確定的風險和隱患。

    單身漢因在主流社會找不到價值歸屬,逐漸匯入亞文化團體,成為鄉村混混、地方黑社會組織成員。在城鄉流動日益加速、思想文化觀念日益開放的背景下,單身漢不再局限于農村故土,自主或在家人、親友的帶動下進城務工,通過玩樂消費結交朋友,并從同性群伴中獲得價值認同。無家庭拖累的單身漢是理想的暴力供給者,他們被組織起來成為“地下110”,為暴力需求者提供服務。以單身男性青年為主的黑灰社會組織,在城鄉結合部的非正規經濟中扮演著“管理人”角色,他們從中謀取“服務費”并經營賭博、色情等非法產業;在農村征地拆遷中,他們為拆遷公司提供“威脅”“恐嚇”“傷害”服務,以制服不配合征地拆遷工作的人;在大城市的渣土運輸、街道廣場資源分配中,他們通過暴力分得一杯羹。近年來,隨著國家項目資源輸入農村,不少在城市“混生活”的狠人回村,瞄準了公共項目資源,通過阻攔施工、暴力威脅、破壞施工現場、壟斷石砂市場等方式強行截留項目資源。單身漢從文化身份暴力的受害者轉變為非法暴力組織的追隨者和身體暴力的施行者。

    社會文化結構越是對某個群體施壓,該群體的反抗就會越強和更加隱蔽。單身漢群體由于被剝奪了正式交往和受尊重的社會權利,并且長期遭受性生活缺乏帶來的心理生理痛苦,于是出現在日常生活中木訥少言的單身漢,在夜間或比他還弱的人的面前,展現出另一幅行為模式。他們會通過破壞莊稼、偷盜家禽、損壞門鎖等方式報復傷害他的人,也會對更弱的人施暴泄憤,還可能對不同年齡段的女性(從幼女到中老年婦女)性侵施暴。農村被性侵者的類型較為穩定,一類是村落中更為弱勢的家庭和個人如單親家庭、孤兒、精神病人等,一類是在某個時段無力反抗者。筆者調研中曾遇到一個平日里性格極溫和的30余歲的單身漢,竟然性侵了到其家里閑聊玩耍的鄰家女孩,這一事件使村落熟人社會長期積累的信任機制遭遇重創。筆者調研中也發現,有的單身漢通過嫖娼或者通奸滿足性需求,還有的單身漢將患艾滋病的女性帶回家一起生活。單身漢的性越軌行為不但加劇了村落社會的道德風險,也增加了鄉村公共衛生安全隱患。

    作為社會文化壓制的副產品,單身漢的社會風險行為也主要集中在社會文化道德和社會安全方面。當我們對單身漢社會風險的理解超越單一的“性安全”維度時,其解決方案亦應從文化更新、社會建設、公共服務等方面入手,關鍵是化解單身漢多重貧困的文化制度陷阱。

    四、相對貧困治理的長效機制建構

    在打贏脫貧攻堅戰之后,中國將進入人口規模更龐大、治理情形更復雜、治理任務更艱巨的相對貧困治理階段,其中一項重要工作就是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農戶返貧。從既有貧困研究的理論與經驗出發,我國相對貧困治理應繼續堅持強基礎、增能力、多元共治的方針,同時應積極探索文化、權利、能力等社會性貧困現象的干預治理機制。

    )社會性貧困的政策響應

    本文從地域文化制度、社會結構的微觀視角探析了單身漢、無兒戶等特殊貧困群體致貧、難以脫貧的現象,指出文化價值失調及家庭社會排斥是單身漢生活動力不足并陷入相對貧困鎖定狀態的關鍵機制。下圖1展示了性別比失衡背景下,低收入男性青年經過婚姻消費競爭機制淪為單身漢,并在地域文化社會規范作用下遭受家庭社會雙重邊緣化的命運,動力機制失衡且社會行為日漸失范的單身漢逐漸陷入多重貧困的鎖定狀態。本文將社會文化等因素誘致的貧困稱為社會性貧困。

     

    1:單身漢群體社會性貧困的生產機制

     

    農村單身漢群體的社會性貧困生成機制,展示了城鄉底層社會群體從經濟到文化、社會、能力貧困的演化規律,有助于我們理解相應政策的制定邏輯。從個人發展需求看,在滿足基本的物質生活條件后,一個人最需要的是社會交往和社會認可,個體貧困從經濟匱乏轉向社會參與機會稀缺。相對貧困研究在關注經濟貧困的同時,更加關注社會權利與社會排斥,認為在誰享有社會地位、社會行動合法性、社會參與權的問題上,地域文化習俗具有很強的影響。正是在村落家庭文化機制作用下,單身漢被污名化、邊緣化,并被剝奪社會交往、文化參與的權利。公共政策作為利益博弈的產物和多數人需求的反映,很容易在滿足強勢利益集團和多數人訴求時忽視少數人的利益,后者往往是法律、文化、制度結構中的邊緣人,例如單身漢、勞改犯、移民、農民工等,他們不但缺乏改變社會、影響政策的能力,而且常常被社會建構為“越軌者”以釋放大眾不滿,在國家福利分配和權利設置中處于弱勢地位[]。

    近年來,我國社會政策的受益群體覆蓋面不斷擴展,最低生活保障、流浪人口救助、重大疾病臨時救助、孤兒救助、五保戶供養等制度體系的建立,大大改善了社會底層人口的生存狀況。然而,目前社會救助體系仍停留在基本生活物質保障階段,供給水準和能力有待提升,尚未對特殊人群的文化、社會、能力和權利貧困進行有針對性的支持。我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在政策制定中能夠超越黨派、社團等利益集團,為廣大人民群眾尤其是經濟低收入人群提供政策福利。在我國小康社會建成之后,包括扶貧政策在內的社會政策將在理念、內容、方式和受眾等方面進一步完善和提升,為經濟、文化、社會、權利、能力等各領域的相對貧困人口提供更加包容、多元的政策資源支持。

    )文化視野下的相對貧困治理機制構建

    地域文化規范是個體社會行為和社會權利的合法性基礎,新時期相對貧困治理應充分重視文化治理的作用,從文化改造、文化教育、文化整合、可行能力提升等方面建立相對貧困治理的長效機制。

    第一,以多元包容理念改造農村傳統文化。以家庭倫理為基礎的鄉村文化,在數字治理能力較弱的情況下,往往扮演著道德化治理的角色[],它通常以簡單的方式將村民分為正常和非正常人,并對非正常人進行排斥和壓制,以維護正常生活秩序和道德規范權威。然而,本身并不對村社造成傷害的單身漢、絕戶頭、精神病人、外鄉人等,也常常被“非此即彼”的地域規范歸為非正常人,使之在社會交往中處于被壓制和被監視的邊緣位置。因而有必要從歷史傳統和理論脈絡上檢視村落文化的合理性和非理性部分,并從人的完整性和價值性出發,改造和完善村落傳統文化,塑造多元包容的鄉村文化體系。我們看到,包容度較低的村落文化對家庭不完整者的邊緣化,繼而剝奪他人社會交往合法性的后果,反過來傷害著村落社會秩序和文化道德。因而,在注重物質文明建設的同時,我們應更加注重社會文明建設,通過政策資源激勵和黨建引領機制深入推進農村生育觀念、性別觀念、身份觀念現代化,為村民提供各安其所的人生價值選擇,減弱社會文化的壓制力,降低邊緣人的反社會行為。

    第二,通過文化思想教育工作激發內生動力。除了改造鄉村文化優化單身漢等相對貧困群體的外在生活環境,還應加強相對貧困群體的內生動力機制塑造。社會文化、輿論、偏見等是社會性貧困部分誘因,基于此,政府和社會組織可以通過文化教育、文化市場等方式,以喜聞樂見的文化傳播形式(如快手視頻等、戲曲)影響村民的思想認識,打破保守固化的文化偏見,為單身漢等群體提供多元文化觀念、多樣人生選擇。農村黨支部、村委會、婦聯組織、社會組織(例如老人協會等NGO組織)可以將單身漢、貧困戶等群體組織起來,定期開展講座、學習和思想交流活動,建立當事人回歸社會的信心,并培養其獨立自主意識,激發其回歸社會、力爭上游的內生動力。需要注意的是,文化思想教育工作是一項需要長期堅持方見成效的系統工作,應將其與鄉村文化建設有機結合起來,要避免工作中的形式主義對相對貧困群體造成二次傷害。

    第三,從文化整合入手推動邊緣群體重返社會。單身漢的結構性和制度性沉淀,很大程度上源于地域社會轉型中的文化滯后,傳統文化阻礙著結構變遷[21]。傳統社會在強調家庭完整和家庭倫理的同時,也在積極為在婚姻市場上處于劣勢、有可能成為單身漢的男性提供婚姻機會和社會保護,家族精英、村落熟人出面向女方家庭擔保做媒,往往能夠平衡男性的相貌、交際和經濟劣勢。而人口流動程度較低的傳統社會,也為男性娶妻提供更多婚配機會。在消費文化蔓延和女性資源外流的背景下,仍然強調家文化的農村社會不再為劣勢男性提供婚姻幫助,單身漢遭遇市場、文化與社會的多重擠壓。因而,除了在文化上改變民眾思想觀念外,還需要村域社會通過情感認同、職業援助、地位賦予、活動參與等方式認可并幫助單身漢實現人生價值,幫助單身漢重返主流社會,避免單身漢被黑灰社會組織吸納利用。

    第四,提升邊緣弱勢群體的可行能力。盡管單身漢群體有著消極的人生態度,但他們也在為日常生活奔波、為今后生老病死計劃,有著一定的工作積極性。然而,單身漢等邊緣弱勢群體由于思想認識受限、文化水平較低、社會信息獲取能力不足等原因,無法及時提升工作技能而只能從事風險高、辛苦程度高、收入低的底層職業,以致于無力獲取改變命運的機會。建議通過網絡、課堂或社區等平臺,對單身漢等邊緣弱勢群體進行文化專業技能培訓和社交技巧培訓,同時為學習成績優秀者提供就業機會,形成技能培訓的正向激勵,提升其改變現狀、組建家庭的可行能力。

    最后,繼續推進公共服務均等化和農村產業發展。2013年筆者在河南信陽山區調研發現,一個不足100人的自然村,竟有20多個單身漢,主要原因是村莊深處山坳交通極為不便,本地女孩不愿嫁進來,通過外地務工認識的女孩在村里留不住。隨著脫貧攻堅的勝利收關,廣大農村的道路、飲水、醫療等基本服務從無到有、從有到優。接下來,我們應該繼續推進公共服務均等化,加大在教育、醫療、文化生活等軟件方面的投入,大力發展農業產業化,改善農民在婚姻市場上的結構性劣勢,化解單身漢婚姻難題,緩解農村內生性社會風險。

    五、結論與討論

    當下農村正在從傳統文化中走出,個體主義、消費主義和競爭性婚姻使得弱勢群體失去了基本的文化和社會保護,如何構建包容和諧的文化價值系統,讓人們活的有價值、有意義、有尊嚴,事關每個人的未來幸福生活。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下一階段農村扶貧工作和社會建設指明了方向。

    已有貧困文化研究側重分析已陷入貧困狀態者的文化習性及生活慣習,其中蘊含的貧困文化決定論難以解釋相對貧困群體脫貧、返貧及在二者中往返的經驗現象,更無法對抗來自于貧困結構決定論的解釋挑戰。而側重于文化公共品服務及具體文化知識產品擁有量的文化貧困研究顯然只是一項政策分析,其對相對貧困者所處的文化和社會結構鮮有涉及。不同于既往研究的是,本文意在解釋為什么農村特定部分人口會從主流社會沉淪為相對貧困群體和社會邊緣人。家與生命價值的分析范式打破了貧困文化論與貧困結構論的二元對立視角,它從當事人所處的社會結構、社會規范出發,探討了家庭殘缺如何誘發身份行為合法性喪失的文化機制。研究發現,特定的文化制度塑造著大眾的價值取向和行為選擇,未達到主流文化要求的個體行為很可能遭到文化“制裁”。單身漢因喪失社會合法性而覺得生活無奔頭、生活無動力并陷入多重貧困的現象說明,新時期的相對貧困治理更應注重貧困的文化、權利、社會誘因,并從中探究可行治理機制,文化治理的視角為相對貧困治理的長效機制建構提供了一種思路。

     

    作者簡介

     魏程琳,男,同濟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中國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史明萍,女,上海工程技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法學博士。

    [基金項目]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黨建引領下的農村‘三治’協同機制構建研究”(19CDJ032);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鄉村振興進程中西部農村社區組織的生長機制與培育路徑研究”(18YJC840039)。

    本文發表于《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年第5期?l時相關表述略有改動,以期刊刊發稿為準。

     

    參考文獻

    [] Townsend, Peter. Poverty in the United Kingdo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9:1.

    [] []阿馬蒂亞·森.論社會排斥[J].王燕燕,.經濟社會體制比較,2005(3):1-7.

    [] []阿馬蒂亞·森.貧困與饑荒[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192.

    [] 姜明世,金菊花.政治經濟學視角下的貧困現象:相對貧困的決定因素[J].國外社會科學,2017(6):110-117.

    [] []瑪格麗特·米德.文化與承諾:項有關代溝問題的研究[M].周曉虹,周怡,.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87:7.

    [] 賀海波.貧困文化與精準扶貧的一種實踐困境——基于貴州望謨集中連片貧困地區村寨的實證調查[J].社會科學,2018(1):75-88.

    [] []邁克爾·赫勒.困局經濟學[M].閭佳,.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09:106.

    [] 江克忠,劉生龍.收入結構、收入不平等與農村家庭貧困[J].中國農村經濟,2017(8):75-90.

    [] 周怡.貧困研究:結構解釋與文化解釋的對壘[J].社會學研究,2002(3):49-63.

    [] 左停,李世雄.2020年后中國農村貧困的類型、表現與應對路徑[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4):58-67.

    [] 孫立平.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社會結構演變的新趨勢[C]//轉型與斷裂:改革以來中國社會結構的變遷[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77-136.

    [] 李文鋼.貧困文化論的誤用與濫用[J].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5):22-31.

    [] 高香芝,徐貴恒:貧困文化對民族地區反貧困的多層次影響[J].理論研究,2008(2):52-54.

    [] 李樹茁,姜全保,費爾德曼.性別歧視與人口發展[M].北京: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6:219.

    [] 劉燕舞.農村光棍的類型研究——一種人口學的分析[J].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3):160-169.

    [] 桂華,余練.婚姻市場要價:理解農村婚姻交換現象的一個框架[J].青年研究,2010(3):24-36.

    [] 余練.婚姻連帶:理解農村光棍現象的一個新視角——對鄂中和鄂東三村光棍成窩現象的解釋[J].人口與經濟,2017(1):13-21.

    [] 張川川,陶美娟.性別比失衡、婚姻支付與代際支持[J].經濟科學,2020(2):87-100.

    [] 張玉林.流動與瓦解:中國農村的演變及其動力[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12。

    [] 石雅茗,劉爽.中國出生性別比的新變化及其思考[J].人口研究,2015(4):35-48.

    [] 白增博,汪三貴,周園翔.相對貧困視域下農村老年貧困治理[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4):68-77.

    [] 張雪梅,李晶,李小云.婦女貧困:從農村到城鄉,從收入貧困到多維貧困——2000年以來中國“婦女貧困”研究評述與展望[J].婦女研究論叢,2011(5):99-105.

    [] 趙蜜.兒童貧困表征的年齡與城鄉效應[J].社會學研究,2019(05):192-216.

    [] 梁漱溟.中國文化要義[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79.

    [] 許烺光.祖蔭下:中國鄉村的親屬、人格與社會流動[M].(臺灣)南天書局有限公司,2001:7.

    [] []滋賀秀三.中國家族法原理[M].北京:法律出版社出版,2003:96-97。

    [] 賀雪峰.農民價值觀的類型及相互關系——對當前中國農村嚴重倫理危機的討論[J].開放時代,2008(3):51-58.

    [] 桂華.禮與生命價值:家庭生活中的道德、宗教與法律[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4:15.

    [] 吳飛.“過日子”[J].社會學研究,2007(2):66-85.

    [] 劉燕舞.“奔頭”:理解冀村農民自殺的一個本土概念[J].社會學評論,2014(5):66-86.

    [] 彭大松.村落里的單身漢[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180-186.

    [] []A.恰亞諾夫.農民經濟組織[M].蕭正洪,.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6.

    [] []米歇爾·?.古典時代瘋狂史[M].林志明,.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05:200.

    [] 劉燕舞.婚姻中的賤農主義與城市拜物教——從農村光棍的社會風險談起[J].社會建設,2015(6):53-69.

    [] 胡潤忠.美國政治學“政策決定政治”的代表性理論比較[J].國外理論動態,2013(2):30-36.

    [] 黃仁宇.萬歷十五年[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7:245.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