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的有效機制研究

    ——基于研究生助力團的調研分析

    魏程琳*

    同濟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中國戰略研究院,上海,200092

     

    摘要:鄉村精英流失加速了農村衰敗,能否及時培養造就一批“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成為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落地的關鍵。具有新知識、新觀念和新技能的高校大學生,在知識生產與社會生產相結合、知識分子與社會大眾相結合、服務基層與自我成長相結合的三農人才培養模式下,不斷下沉基層架起了地方與高校深入互動的橋梁,協同化解農村脫貧發展中遇到的難題,認識到農業與農村社會的復雜性,在提升能力的同時強化了愛農助農的價值情感。針對服務周期短、流動性強、支持政策不連貫等問題,建議從整體主義視角優化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體系,區分三農人才類型并系統化地整合城鄉人才政策資源、合理設計人才培養方案、健全人才保障制度,做好三農人才的培養和落地工作。

    關鍵詞: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機制;鄉土化;三結合;整體主義

    一、文獻回顧與問題的提出

    在現代化進程中,農村精英離村加速了土地、資本要素的凈流出,這幾乎必然導致鄉村的衰敗和凋敝[]。日本、韓國農村就面臨著空洞化、老齡化帶來的農業生產困境,當地農村家庭走向崩潰,老年人過度勞作,耕地拋荒嚴重[]。為緩解農村社會出現的人才危機,黨中央明確提出“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為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指明了方向。從1930年代晏陽初、梁漱溟進行的平民教育試驗,到今天政府主導的大學生村官、選調生和駐村第一書記項目,三農人才培養工作一直在探索中推進。

    (一)文獻回顧

    學界從村莊精英與鄉村建設等視角對三農人才流失的原因、對策作了探討。村莊精英在國家政權與普通村民之間居于承上啟下的中介位置,構成村莊權力互動的交叉點和結合部[],是鄉村社會發展良好與否的關鍵因素。然而,歷史上國家政權對農村的過度汲取致使良紳退出、劣紳等營利型經紀[]登上村莊政治舞臺,導致鄉村治理內卷化。1928年,李景漢在定縣社會調查后疾呼:“鄉間人民知識簡單,非有才德兼全的好人作為他們的領袖,不能舉辦什么規模較大的事業?墒,有才干的人大半不肯到鄉間服務,而農村中優秀分子又都往城市跑。這與改進農村事業大有關系。如何培養鄉村領袖,及留住鄉村原有的人材,且使有用的人愿來鄉間做事,是眼下極須注意研究的問題![]費孝通曾寄希望于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轉型自然產生“城市救濟農村”的連帶效應,但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的舊城鎮和新興城市卻有著天然的離農傾向,非但沒有給本國農產品提供市場,還擠垮了農村手工業[]。新中國成立后,城鄉人才流動受城鄉二元體制影響,大批精英人才留在農村成為鄉村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引領性力量。1990年代,鄉村發展出現“空心化”現象,支撐鄉村可持續發展的資金、技術、知識、人才和需求等資源大量流失[],造成中國鄉村精英品質弱化,邊緣強勢人物開始占據村莊權力中心[],部分鄉村還出現了村干部“痞子化”的現象[]。后稅費時代,基層政權從汲取型向分配型轉型,混混治村[]、富人治村[]現象增多,三農人才隊伍的數量和質量有待進一步提升。

    知識分子與鄉村建設關系密切,梁漱溟、晏陽初等學者都既做鄉村研究又做鄉村試驗,他們帶頭發動知識分子下鄉搞平民教育[10]。梁漱溟指出,“如果這上層動力(國家)與下層動力(農民)總不接氣,則中國問題永不得解決”[],“鄉村問題的解決,第一固然要靠鄉村人為主力;第二亦必須靠有知識、有眼光、有新的方法、新的技術的人與他合起來,方能解決問題![]只有“革命的知識分子下鄉間去,與鄉間居民打拼一起拖引他們上來”[14](295)。有著世界平民教育運動之父稱號的晏陽初,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在河北定縣開啟了平民教育試驗,他認為“農村中的青年農民即是推動鄉村工作的中心力量”[],農村建設要成功必須寄希望于培養農村青年,這些青年才俊應具備三方面的素質,“一是要有專門學識,二是要有創造能力,三是要有應世手腕”[16](306)。平民教育促進會的人才培養體系不是封閉的而是開放的,甚至相當依賴現代教育事業的發展,它創新性地運用現代教育方式,把農村人才培養與現代教育體制巧妙地結合起來,這是當今有志于農村人才培養者所不可忽視的[]。近百年來,中國經歷了三波鄉建運動[],以高校師生為主體的知識分子是其中重要的引領者、參與者。

    (二)問題的提出

    韓國1970年代發起的新村運動是發展中國家在工業化過程中應對農村破產的范例。韓國政府在運動之初并未認識到培養農村人才的重要性,結果為農村公共事業建設提供物質幫助沒有達到預期效果[17]。為此,韓國政府改進新農村建設方案,投入巨量資金和人員,培訓新村指導者,把新型知識體系灌輸給農村青年,增強了他們適應工業化社會、市場經濟的能力,有效保障了政府支援開發項目的實施[]。今日中國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不斷向農村輸入資源,亟需高素質的三農工作隊伍來保障政策實施效果。如何培養出符合農村發展需求、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服務鄉村振興的高素質、創新型三農人才成為迫切需要研究的時代命題。

    青年人最有理想也最有可塑性,早在1920年代農村危機不斷加深之際,知識青年“下鄉去”成為一股運動潮流[]。1960年代,中國曾有千萬名知識青年響應國家號召到農村去支援國家現代化建設[]。1990年代末,隨著中國三農問題日趨嚴峻,不少大學生主動下鄉支農、支教建設農村[]。新時代的大學生群體仍然有著到農村接受教育、支援農村建設的理想主義情結,具有新觀念、新知識、新技能,是理想的創新型三農人才儲備庫,如何有效引導青年大學生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所需的人才,是政府和高校共同努力的方向。

    在精準扶貧背景下,X農業大學與HY縣政府聯合創設科技鎮長團制度,選派優秀碩士、博士研究生到基層縣鄉部門掛職副鎮長職務,助力地方脫貧攻堅、推動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在選派掛職人員時,學校重點考慮兩個方面:第一是服務鄉村的主觀愿望,第二是服務鄉村的能力。經過層層篩選,第一批科技鎮長團的14位成員脫穎而出,他們的專業涉及農林果樹、土地管理、化藥、計算機和法學等多個學科,多名科技副鎮長已開始做科學研究,并在國際SCI期刊和國內核心期刊發表了研究論文,具備一定的研究能力和專業技術知識儲備。課題組注意到,14位掛職科技副鎮長全部出生于1990年代,絕大多數同學有著在班級、學院、學校擔任學生干部的經歷,豐富的組織經驗有助于他們更快適應基層工作。

    本文以高校與地方政府合作推行的科技鎮長團為經驗基礎,采用社會學深度個案法,致力于描述、提煉三農人才培養的過程與良性機制,并從整體主義視角提出三農人才培養的政策建議。本文經驗材料來自于課題組20188月到10月在HY縣縣鄉村工作人員的半結構式訪談,每個被訪談人訪談時間為1-2小時,每天訪談2-3人,累計駐村調研時間22天;20193、4月份,課題組在X農業大學對校方部門、掛職結束的大學生做了補充調研。為深入了解青年人才與地方社會的結合程度,課題組走訪多個政府部門和村莊進行實地觀察,訪談的部門涉及到縣扶貧辦、縣農業農村局、縣移民(扶貧)辦、縣團委,以及王鎮、關鎮、黑鎮、河鎮等鄉村干部及村民、種田大戶、農業企業家等。遵循學界寫作慣例,本文將調研涉及到的校名、地名及人名采取匿名化的處理方式。

    二、鄉土化:高校大學生有效銜接鄉村社會的機制

    1920年代知識分子發起的“歸鄉運動”實際上成效一般,主要原因是下鄉人員動機不純,未能農民化;未能與農民打成一片,不能“化農民”,參與者甚至被稱為“吃鄉建飯的新階級”[20]。如今,“要想化農民,須先農民化”成為基層工作者的共識,簡言之,如果想要改變農民,就必須先了解農民的思維方式、生活習慣、地域風俗,從農民的視角來考慮問題。這不但是領導干部與群眾打成一片的基本方法,也是國家政策落地的基礎。創新型三農人才需要一個“鄉土化”的過程,才能真正沉到基層想群眾所想并有效動員和領導群眾。

    (一)深入群眾精準對接社會需求

    盡管滿懷一腔熱情,但這批“九零后”科技副鎮長們,在鄉村干部看來“稚氣未脫”、“難堪重任”,在農民群眾眼中看來就是“娃娃”到農村體驗生活來了?萍几辨傞L們到任后的興奮情緒很快轉變為憂愁:如何讓鄉村干部和老百姓認為“我們是有用的,不是來鍍金的!”

    科技副鎮長制度是由HY縣縣委組織部與X農業大學協同創設的,初衷是發揮高校人才、智力優勢助力HY縣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然而,文本上的制度在轉為地方語言時,總會出現不同的理解導致不同的行動方案。有的鄉鎮將科技副鎮長視為基層工作的新鮮血液,科技副鎮長一到任,鎮黨委書記就開會宣布任職并賦予其一定職權。然而,多數鄉鎮政府在不能確信科技副鎮長的能力時,便采取有名無實的做法,即在公共場合宣布科技副鎮長的任職決定,給予其相應待遇,但不給科技副鎮長分配實質工作。在具體運作中,各鄉鎮通常將科技副鎮長交由扶貧辦主任或農業副鎮長帶著,而科技副鎮長是副科級干部,不比扶貧辦主任或農業副鎮長職位低,于是在講究行政級別的政府里出現了科技副鎮長自己找事做的現象。面對外界質疑又一時找不到工作抓手的科技副鎮長們,在開始的1、2個月內焦躁不安甚至寢食難安。然而,他們并不甘于現狀,“越是有人質疑我,我就越要證明給他看,我不是來鍍金的,我是來服務的!庇谑,他們想方設法跟著鄉鎮干部下鄉調研,接觸農民群眾,與村干部、農戶打成一片。在黑鎮掛職的閔娟說:

    當我聽說有人需要我的時候。我感到生命中的烏云散開了,看到了陽光。”“我所包的村的支書告訴我有個人想搞生態農業,可能需要我。我抓住這個機會,就與定村王大民聯系上了,我的工作局面一下子打開了,我們調適有機面粉機器、引進彩色小麥品種、規劃現代農業園區。

    說起閔娟,種田大戶王大民充滿感激,“我搞農業,4年投了400多萬元,還沒有營利,我已經準備放棄了,這時碰見了閔娟。她的熱情讓我堅持下來。今年我親自種地,親自管理,一定能賺錢!”

    通過不斷下鄉入戶調查,掛職人員知道了農民需要什么,根據農民需求他們提供了精準的服務,例如有人運用專業知識,從大棚種植入手成功地完成了CSA”(社區支持農業)運行工作,有人致力于當地藥材行業的規;、系統化生產,有人結合當地旅游業積極開拓農副產品市場?萍几辨傞L們的不懈努力終于獲得鄉鎮政府的信任,鎮領導開始把一些工作交給他們甚至讓他們代表政府處理事務,例如舉辦X農大專家的農技培訓會,迎接高校三下鄉隊伍,籌備參加農產品推銷大會,通過不斷的下基層“鄉土化”,科技鎮長們與基層干部群眾打成一片。

    (二)發揮橋梁紐帶式結構性功能

    事實上,在直屬高校定點扶貧工作開展之初,高校不知地方政府的需求在哪里,地方政府也不知高校的優勢資源在哪里,對接起來并不順暢。HY縣政府認為幫扶單位主要是輸入資源,據此表達出來的需求是資金、項目需求;但高校不同于經濟發達省府或資本雄厚的公司,其優勢資源不是資本資金,而是人才、智力和技術。由于需求和供給不匹配,扶貧工作無法深入基層。在科技副鎮長到任后,根據科技副鎮長們反饋的信息,X農大適時調整扶貧方式,以更加精準的舉措助推地方社會脫貧。例如,X農大精準對接中藥材合作社、種糧大戶、現代農業園區,并建立十個“產學研一體化”的現代農業生產基地,還將前鎮乾落村列為校對口幫扶村莊,派校機關干部韓鎖昌駐點幫扶。在扶貧政策和資源落實中,科技副鎮長成為關鍵的參與者和執行人,發揮著“四兩撥千斤”的功能。

    在精準扶貧工作中,科技副鎮長發揮的重要功能便是“信息之橋”,這一功能發揮的理論基礎是“弱關系”理論。Granovetter在一系列論文中探索了“弱關系”在獲得就業中的力量[]。強關系反映的是個人與親密朋友和親戚之間的社會聯系,這些聯系構成一個緊密的社會網絡,網絡中成員互相熟識、互動比較規律,而且都了解有關社會環境的共享信息。弱關系則反映了個人與其“熟人網絡”成員之間的關系,這些熟人們彼此之間一般并不相識,同時與個人的緊密網絡的成員也不相識。信息最為有效的流動方式,就是通過弱關系從社會系統中較為偏遠的部分流動過來[]。這樣,圈子外的熟人在各個緊密團體間搭起了一座座信息之橋。

    地方社會和政府部門人員是一個熟悉人圈子,彼此間熟識并共享信息資源,是典型的強關系。作為新人,科技副鎮長們所掌握的信息資源、組織資源和熟人關系網絡很大程度上不同于地方政府人員,他們一方面積極融入地方關系網絡,一方面又積極爭取校方支持,實現精準扶貧。對于高校,掛職者擁有所在部門和地方社會的熟人關系,對于地方政府和社會,掛職者又獨擁有高校里的熟人關系?萍几辨傞L扮演著校地互動的“信息橋梁”角色。

    有個村支書剛開始對我愛答不理,問他們村有什么產業,他說‘啥都沒有’。他去我們學校參加一次村官培訓后,回來就主動找我問有沒有推薦的果樹品種,能不能幫忙聯系專家?(王鎮掛職科技副鎮長劉靜)

    在王鎮掛職的劉靜說道:“其實是你身后的組織(高校)讓你體現出了價值”。這位村支書正是看到了科技副鎮長們身后的組織資源,才明白他們不是搞“花拳繡腿”而是在認真做事。根據地方需求,劉靜等人聯系學校農業專家,在HY縣的各個鄉鎮、村莊舉辦了多場農業技術培訓,取得良好效果。

    農學博士葉慧麗曾經做過電商,她利用自身資源和學校平臺,幫助金河村激活了原有的電商平臺并重新設計、裝修了網店。針對金河村紅提葡萄種植中出現的問題,她邀請X農大葡萄專家前來做技術指導,并將該村紅提葡萄種植戶推薦到專業交流微信群里。在縣團委掛職的張智超,積極與農學院聯系2018年暑期下鄉活動,在她的組織協調下,X農大190名師生分做5組做調研,最終形成了全縣農業發展規劃方案,為地域農業發展提供智力支持。在幫扶貧困村、貧困戶以及農業園區、種植大戶時,科技副鎮長個人的力量是微弱的,但他們背后的組織是強大的,在“信息之橋”的結構性位置上,熱情的他們發揮著“四兩撥千斤”的功能。

    三、“三結合”: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的核心機制

    新時代需要有知識、有文化、有專業技能的青年人加入三農工作者隊伍,然而,高校人才培養日趨精英化,大學生的職業選擇、生活目標都與繁華的都市、高薪酬密切相關,他們甚至被批評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這呈現出當前高校教育的缺失——大學生既不知農村如何需要他們,也不知農村是大有可為的廣闊天地。X農業大學選派綜合素質較強的在讀研究生到基層政府部門掛職,不但為縣域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注入新鮮血液,也在探索一條“教育與服務相結合”的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模式,這一模式的具體機制有三:知識生產與社會生產相結合,知識分子與社會大眾相結合,服務社會與自我成才相結合。

    (一)知識生產與社會生產相結合

    高校是科學研究的高地,也是知識生產服務國家和社會的轉化場域。今天的自然科學研究和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都面臨著與社會實踐脫節的問題,甚至在某些方面,理論研究遠遠趕不上社會實踐的發展,知識生產與社會需求發生錯位。

    任何科學研究從研發到應用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但研究的方向和目的都應是為國家和社會服務,科研工作者不應單純地追求發表高質量的論文而不注重技術轉化、不關心社會需求,社會科學研究亦是如此,知識生產如何與社會生產緊密結合成為擺在高校教研人員面前的一道大題。X農業大學長期致力于農業科學技術的轉化工作,并形成了一套成熟的農業技術推廣體系[],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服務三農事業的學子,涌現了一批感動社會大眾的農業科學家。在今天的HY縣甘井鎮,一個小院的門口還掛著“X農業大學旱區試驗站”的牌子,自1980年代起,在這里工作、服務過的農業科學家、高校師生和基層農業專家不計其數。這些科學家不但將畢生所學貢獻給了農村社會,而且通過沉到基層服務、研究,培養出一批批年輕優秀的三農人才,在農業發展和研究領域取得豐碩成果。

    將在讀碩士、博士研究生送到基層掛職鍛煉,無疑是高校推動“知識生產與社會生產相結合”的一項努力。顯然,三農問題不只是農業問題,創新型三農人才也不能限于農學領域,公共行政學、政治學、社會學、管理學、生物學等各個學科亦應增強服務三農、培養三農人才的意識。

    (二)知識分子與社會大眾相結合

    中國知識分子素來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責任擔當,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亦是知識分子的常有觀念,知識分子想象中的為大眾服務與實際的行動并不一定相符。毛澤東在著名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就回憶了自身的經歷:

    我是個學生出身的人,在學校養成了一種學生習慣,在一大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學生面前做一點勞動的事,比如自己挑行李吧,也覺得不像樣子。那時,我覺得世界上干凈的人只有知識分子,工人農民總是比較臟的。知識分子的衣服,別人的我可以穿,以為是干凈的;工人農民的衣服,我就不愿意穿,以為是臟的。革命了,同工人農民和革命軍的戰士在一起了,我逐漸熟悉他們,他們也逐漸熟悉了我。這時,我才根本地改變了資產階級學校所教給我的那種資產階級的和小資產階級的感情。這時,拿未曾改造的知識分子和工人農民比較,就覺得知識分子不干凈了,最干凈的還是工人農民,盡管他們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還是比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都干凈。這就叫感情起了變化,由一個階級變到另一個階級。[]

    毛澤東所講的知識分子與大眾脫離的現象在社會主義革命時期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大為改觀。但隨著市場經濟的深入,社會階層分化日趨嚴重,鄉土精英流出農村,知識分子與大眾相脫離的現象愈發嚴重,知識分子為誰服務有了不同的答案。而社會問題的解決、國家事業的發展需要具有家國情懷的知識分子。知識只有與實踐結合、知識分子唯有與社會大眾相結合,高新技術、個人才華才能轉化為一線生產力。

    X農大第一批科技副鎮長們,在學校老師指導下,走上田間地頭觀察農作物的生產過程、記錄病情,到網上、圖書館查詢解決方案、服務群眾,不斷走街串巷、入戶訪談了解了民眾需求。同時,他們依托于X農大專家教授助力團,有針對性地邀請農業專家到田間地頭指導農民生產。許多農民告訴筆者:“X農大的教授一點都不像教授”,因為他們說著方言、穿著布鞋就是一副農民形象。X農大的農業技術推廣專家成功地與農民進行了結合,成功推出白水蘋果、眉縣獼猴桃、榆林馬鈴薯、山陽核桃等優質果品品牌,造福一方群眾。在農業科學家言傳身教下,掛職鍛煉的學生也越來越接地氣、“農民化”。生于城市、長于城市的李靖說,自己以前吃飯吃不完就丟掉,到農村后發現農業生產如此不易,再把農民用汗水澆灌的糧食丟掉了,會感到愧疚難當。20184月初,陜西、山西、河南等地遭受霜凍,HY縣的果木損失嚴重,多位掛職科技副鎮長與果農一樣著急,到處找專家咨詢、尋求最佳解決方案。在前鎮任職的宛平更是一邊在“HY縣紅提葡萄種植微信群”里聯系專家教授解答難題,一邊自行下鄉查看災情,隨后陪著X農大HY縣葡萄試驗站專家到現場指導災后恢復工作,爭取催發果樹二次掛果,降低損失。在他們的積極幫助下,HY縣果業降低了損失,相當部分果農反而增收不少。

    科技副鎮長們在基層與農民群眾接觸中,感情慢慢起了變化,服務社會從想象轉化為具體的實踐,從一種姿態轉變為到田間地頭親手操作。在農村這所大學里,科技副鎮長們從象牙塔里不諳世事的大學生變為腳踏實地服務大眾的三農工作者。

    (三)服務社會與自我成才相結合

    “百無一用是書生”經常被拿來形容大學生眼高手低的情形,而到基層政府掛職鍛煉,對任何一個大學生都是彌補缺陷提升能力的寶貴機遇?萍几辨傞L們在服務社會中不斷實踐、試錯、調適,在工作中接受社會教育、大眾教育,獲得難得的社會經驗、工作經驗和良好的心理素質。

    不同于一般社會實踐的是,科技副鎮長在地方政府部門具有一定的職務權能,能夠切身參與政府內部運作中,一窺政府運作機理。在河鎮掛職的裴熙是首批科技鎮長團里最早有簽字權的副鎮長,這讓其他同志羨慕不已。裴熙說,面對上級轉來的文件,自己一開始并不知道如何簽字,在哪里簽字,簽字之后交給誰,剛開始又不好意思到處問,只得慢慢看、慢慢學。鎮領導還給裴熙安排了年中迎檢中的綠化工作,如何設計、施工,又如何讓工人聽一個小姑娘的安排,這些問題都是在不斷協調中得到解決,裴熙的工作能力也得到基層干部肯定。

    相比之下,其他同學則在鄉鎮政府摸索了一段時間。“跟著其他同事下鄉調研、參與到扶貧工作中去”成為大家工作的常態。葉慧麗在下鄉中遇到了金河村干部,從此介入金河村電商發展、溫室大棚種植以及農業發展規劃中來。王紅梅在走訪藥農時了解到當地中藥材種植最大的問題是銷售,她便與對口幫扶學院——化學與化藥學院聯手推動陜西康盛堂藥業有限公司與秦龍中藥材專業合作社簽訂了購銷合同。在前鎮掛職的宛平半年間走訪調研了16個社區(村)、3大紅提產業園區以及2個蘋果產業園和5個專業合作社,走訪期間,她不斷宣傳新技術、新理念,積極協調各園區與X農大對接,為果農提供及時、高效、高質量的技術服務。在基層掛職鍛煉中,參與者的氣質和能力逐漸提升。

    回校后,老師同學都說我氣質大變。我看待周圍的事情不再那么簡單了,也愛看新聞、報紙了。ê阪倰炻毧萍几辨傞L閔娟)

    剛開始根本不知道如何與鄉村干部和老鄉打交道。你一本正經,文縐縐的,他們也會和你客客氣氣的,但是做不成事。農村工作,很多時候靠個人感情,村干部對你配合與否,要看關系。我在鎮里開展的幾次活動,都是一個和我很熟的村支書協助我辦妥當了。ㄍ蹑倰炻毧萍几辨傞L劉靜)

    還有同學表示,以前看到基層政府攔截訪民,就覺得基層政府太壞了,自己接訪后發現,訪民里也有不講理的;以前認為政府人員上班“一張報紙一杯茶”,到基層后發現,根本就不是那回事,鄉村干部責任大權力小,天天忙得不亦樂乎。同樣,他們也深刻理解了農民,農民不只是樸實、厚道,還有自己的聰明、算計,政策和政府行動只有兼顧了農民的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才能獲得群眾支持。大學生到基層掛職鍛煉是一個社會化的過程,不但有助于他們理解社會和政府的運作邏輯,提升個人行動能力,而且有助于深化他們對三農的認識和情懷。

    “三結合”的三農人才培養機制本質而言就是群眾路線機制。知識分子只有與平民大眾相結合,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才能生產出符合時代和人民群眾需要的知識科技;在農村不斷“鄉土化”的青年學子,感情慢慢起了變化后,才會堅定服務三農的信念,最終成為化解三農問題、推動農業農村現代化的中堅力量。

    四、整體主義: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的優化路徑

    2006 年起,中央便一再強調要注重發揮農村人力資源優勢,培育“新型農民”,十余年來,優秀人才單向度流出農村的趨勢并未改變,高校涉農人才培養又面臨著數量不足、質量不高,入口不通、出口不暢等問題[],組織部門推動的駐村第一書記、大學生村官制度又容易流于形式,鄉村人才仍處于缺乏、不穩定和低效狀態[]。本文所描述的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模式盡管有著“鄉土化”、“三結合”等良性機制,但它同樣存在掛職時間短、可持續性低、易流于形式、有助于青年人成長但留不到農村的困境。針對以上問題,學者從“鄉情擴散”引智回流[6],校企合作產教融合[29],打破城鄉人才流動壁壘[30],選優配強村干部隊伍、培養壯大農村技術人才隊伍[]等方面提出對策建議。

    政府和高校投入大筆資源培養高素質、創新型三農人才,結果三農人才無法落地農村,又紛紛流入城市的現象是當前三農人才培養面臨的最大難題。筆者認為,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不系統是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即三農人才層次定位不明,城鄉人才政策資源碎片化,人才培養方案不合理,人才制度保障不健全。整體主義治理視角為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體系建設提供了新思路。21世紀伊始,“整體性公共治理”思潮便風行于歐盟諸國,盡管在各個國家有不同說法,如“橫向管理”、“聯結政府”、“整體性政府”,但這些改革方案的核心是通過政府內的部門間以及政府內外組織間的協作達到,減少政策之間互相拆臺的情形,更好地利用短缺資源,將利益相關者聚合在一起產生合作,最終向公民提供無縫隙的而不是碎片化的公共服務[]。作為一項公共政策,三農人才培養同樣面臨著碎片化等執行困境,因而有必要以整體主義理念重構創新型三農人才培養體系,具體有如下建議。

    第一,明確三農人才類型,精準培育三農人才。三農人才可分為公共行政人才、企業經營人才、專業技術人才等三類,他們分別在農村政治、經濟和涉農問題研發領域發揮引領作用。長期在村的鄉村干部是農村行政管理人才的主體,他們的素質和能力決定了公共政策的執行效果,因而應當通過職業化途徑確保鄉村干部的工資、地位,并通過各類學習機會提升其文化素質、現代辦公技術等技能。當前在鄉土社會引領經濟發展的人物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在本地發家致富的經濟能人,一類是村外商業資本精英,兩類主體都有引領農村經濟發展的動力,但引領模式卻不同,前類經濟引領模式嵌入于鄉土社會、服務于鄉土社會,后一類經濟引領模式通常會推動土地規模流轉、農民上樓/進城,具有一定的破壞性,因而政府應精心培育本土商業精英、加強規范商業資本下鄉的方式和途徑。第三類涉農領域的專業人才是農村社會發展的技術支撐力量,包括農業技術員、鄉村教師、鄉村醫生、農業科學家、三農問題研究者等。高素質專業人才的培養就需要職業院校、高等院校發揮專業人才培養優勢,瞄準需求、立足長遠培養鄉土社會的引領性、創新型技術人才。

    第二,整合人才政策和資源,合力培養創新型三農人才。當下有多個部門、政策涉及三農人才培養工作,例如黨委組織系統推出的駐村第一書記、大學生村官計劃、選調生及各類下鄉掛職鍛煉,教育部門主導的“定向師范生”、特崗教師項目,農業高校培養的農業技術人才,黨校系統主要承擔的基層干部培訓項目。以上政策和培訓項目的確覆蓋式培養了三類三農人才,然而,由于政策資源過于分散,培訓內容不同程度重復,培訓內容的實用性、思想性有待提升,同時還面臨培養出的三農人才留不住的普遍性難題。因而有必要形成政策資源合力,解決人才培養碎片化、落地難的問題。

    第三,優化培養方案,系統化培養創新型三農人才。三農人才培養的碎片化狀態與部門利益、資源分化密切相關,一定程度上造成資源浪費、人才培養低效的現象。因而,黨中央有必要梳理涉及三農人才培養的政策、部門和專業領域,從整體主義視角系統設計培養方案,形成部門銜接、層次銜接、知行銜接的人才培養體系。在此,可由組織部門劃分并提出人才培養標準,突出高校作為專業技術人才和綜合性人才的培養功能,引導青年大學生投身鄉村建設事業;繼續發揮黨校培養基層干部人才的功能,全面提升鄉村干部的政治素養和專業技能;全面加強各類三農人才教育與社會服務、社會大眾相結合的力度;最終打造一批政治素質硬、專業技能強、思想覺悟高的三農工作隊伍。

    第四,健全人才保障制度,讓創新型三農人才“進的來出的去”。三農人才“饑荒”的根源在于城鄉分化背景下,鄉村在就業待遇、居住生活、職位晉升、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全面“弱勢化”。因而,在黨中央公共服務均等化政策推動下,不斷提升三農人才工作的環境質量,從就業待遇、職位晉升等方面予以傾斜,將鄉村作為三農人才的培養基地和儲備基地,形成人人到鄉村服務、鍛煉、成長,人人皆可因服務鄉村獲得相應回報,最終達到以整體人才資源庫解決三農人才饑荒、形成三農人才梯隊的模式。只有三農人才雙向流動機制暢通了,單向度的農村精英流失現象就會有所緩解,正在培養的高素質、創新型三農人才才能真正落地鄉土、服務鄉村。

     

    參考文獻

    [] 溫鐵軍.大學生村官與新農村建設[J].學習月刊,2009(6):39-40.

    [] 張玉林.“現代化”之后的東亞農業和農村社會——日本、韓國和臺灣地區的案例及其歷史意蘊[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3):1-8.

    [] 賀雪峰.論社會關聯與鄉村治理[J].國家行政學院學報, 2001(3):61-64.

    [] []杜贊奇.文化、權力與國家:1900-1942年的華北農村[M].王福明譯,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3:36.

    [] 李景漢.住在農村從事社會調查所得的印象[J].社會學界,1930(4):4.

    [] 費孝通.鄉土中國與鄉土重建[M].臺北:風云時代出版公司,1993:61-72,105-127.

    [] 徐勇.掙脫土地束縛之后的鄉村困境及應對——農村人口流動與鄉村治理的一項相關性分析[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2000(3):5-11.

    [] 張英魁.農村精英人才流失與新農村人力資源再造的路徑選擇[J].華南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2):6-10.

    [] 唐曉騰.“本土化人才危機”與鄉村基層治理困境——對江西省20個村實證調查的一項綜合分析[J].中共寧波市委黨校學報,2005(5):29-35.

    [] 陳柏峰.兩湖平原的鄉村混混群體:結構與分層[J].青年研究,2010(1):1-13.

    [] 魏程琳,徐嘉鴻,王會.富人治村:探索中國基層政治的變遷邏輯[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 (3):8-15.

    [] 梁漱溟.鄉村建設理論[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296.

    [] 梁漱溟.梁漱溟全集[M] (第二卷).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89:351.

    [] 宋恩榮編.晏陽初文集[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89:77.

    [] 宣朝慶.地方人才培養與社會重建——民國鄉村建設研究中長期輕忽的一個問題[J].天津社會科學,2011(4):132-137.

    [] 潘家恩,溫鐵軍.三個“百年”:中國鄉村建設的脈絡與展開[J].開放時代,2016(4):126-145.

    [] 宣朝慶.領導力建設:韓國新村指導者研修經驗[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0-5-25,11版。

    [] 任金帥.“歸農運動”與鄉村建設人才思想的轉變[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2(4):16-23.

    [] []潘鳴嘯.失落的一代——中國的上山下鄉運動(1968-1980[M].歐陽茵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3:1.

    [] 狄金華.支農調研與大學生成長[J].中國青年研究,2004(12):123-126.

    [] Mark S. Granovetter. 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 A Network Theory Revisited[J]. Sociological Theory, 1983, 1(6):201-233.

    [] 塔瑪·戴安娜·威爾森,趙延東.弱關系、強關系:墨西哥移民中的網絡原則[J].思想戰線,2005(1):46-55.

    [] 錢理群.北大清華再爭狀元就沒有希望[N].中國青年報,2012-05-03,3.

    [] 劉鐵芳,劉艷俠.精致的利己主義癥候及其超越:當代教育向著公共生活的復歸[J].高等教育研究,2012(12):1-8.

    [] 陳四長.一種創新型的農業技術推廣模式——西農模式[J].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報),2013(1):1-5.

    [] 毛澤東.毛澤東選集(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851.

    [] 劉愛玲,薛二勇.鄉村振興視域下涉農人才培養的體制機制分析[J].教育理論與實踐,2018(33):3-5.

    [] 趙秀玲.鄉村振興下的人才發展戰略構想[J].江漢論壇,2018(4):10-14.

    [] 北京國際城市發展研究院,首都科學決策研究會.關于培養新三“農”工作隊伍16條政策建議[J].領導決策信息,2018(36):24-25.

    [] Christopher Pollitt. ”Joined-up Government: a Survey[J] .Political Studies Review, 2003 (1)34-49.

     

     

    Research on the Effective Mechanism of Cultivating Innovative Talents for Agriculture, Rural and Peasantry

    WEI Chenglin

     

    Abstract: To train and bring up a group of "understand agriculture, love the countryside and love the farmers" is the basis of effectively implementing the strateg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in the new era. The rural construction movement led by intellectuals in the history has given a lot of enlightenment to the talent training of "agriculture, rural areas and farmer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talent training mode of "combining knowledge production with social production, combining intellectuals with the public, serving the grassroots and self-development", the young studen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wn leaders' group) sent by universities to the grass-roots level for training have built an effective interaction bridge between local and University in the process of constantly sinking into the grassroots localization, and effectively solved the problems encountered in the development. They have a profound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plexit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society, and strengthened the value emotion of loving and helping farmers while improving their ability. At present, it is necessary to optimize the personnel training system for agriculture, rural and farmer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olism, clarify the types of talents, systematically integrate urban and rural talent policy resources, reasonably design training programs, and improve the talent security system, so as to do a good job in the cultiv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rural talents.

    Key words: Innovative Rural Talents; Training Mechanism; Localization; Three Combinations; Holism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