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三農之外 >> 社會熱點 >>
  • 李昌金:整治“非農化”“非糧化”一刀切之害——我在微信朋友圈的評論(四)
  •  2022-01-24 18:29:06   作者:李昌金   來源:   點擊:   評論:0
  •  【字號:
  • 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贊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柏拉圖
     
     
    2022年1月23日,轉發《“滾!”西安一女子到社區咨詢離市政策疑被罵,涉事主任被停職評論:
     
    繼河北平山政法書用一個“滾”字打發群眾,又來一個西安街道主任步其后塵。相當一部分官員思想中,根深蒂固的不是“公仆意識”,而是“官本位意識”,就是當官做老爺意識,就是人分三六九等、為官者高人一等的意識。
    網友跟評:縱有千般無奈萬般苦楚,面對群眾要明確勤務員地位,因為普通群眾更難。
     
    2022年1月15日,轉發《20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在鄉村緣何“失效”?評論:
     
    口號農業、口號鄉村振興,的確在某種程度上變成唱衰農業、唱衰鄉村……過去新農村建設13年,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多數中國農村大踏步走向衰敗的13年……
    每天大量與鄉村振興毫無關系的人、不懂國情農情人的人……在微信朋友圈以及其他社交媒體發了大量有關鄉村振興的東西,從某種程度上說,鄉村振興娛樂化,或娛樂化鄉村振興,就是當游戲玩,其中包括不少官員和專家……
    一位大學教授跟評:至今記得2004年參加一個會議,郭書田老師在會議上狠狠批評了“三口農業(口糧農業、口頭農業、口號農業)”,但遺憾的是至今改變不大!
    一位央媒記者跟評:  毛當年內部說過,撤掉農口機構,問題就解決了。
     
    2022年1月13日,轉《學習時報:農田必須是良田評論:
     
    實施了二十多年的“土地增減掛”和“占補平衡”政策把無數良田變成劣地,進而變成荒地……
    近期在農村調研,發現一些地方整治“非農化”“非糧化”一刀切十分嚴重,這跟前些“禁養令”一樣,變成實實在在的折騰,這無疑將損害部分農民群眾的利益。比如,廣東珠三角農村,經過多年努力,外向型現代農業已成氣候,相關產業包括苗木花卉種植、畜禽水產養殖等,F在中央提出嚴防耕地“非農化”“非糧化”,一些地方政府便不顧當地實際,層層下達糧食種植面積,而且層層加碼。因為這個原因,廣東珠三角農村經濟社土地租期到期后就租不出去了,因為政策變了,投資人不敢租基本農田進行非糧生產,有些經濟社或聯合社土地招租信息在交易平臺掛了一年,土地還是租不出去。要知道珠三角農村土地租金多在每畝800---2000元,養魚的則高達一萬多元。
    猶記上世紀末,我在鄉政府工作,又是分管農業,那時與現在情況正好相反,由于糧價偏低,農民收入上不去,中央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政策,要求調整農村產業結構,地方政府采取行政手段,強行干預農民自主生產經營活動,要求農民將糧食作物改種經濟效益較高的經濟作物,包括挖塘養魚、造林種果等。……類似的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政策轉型還有不少。
    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鄧小平同志指出:“我們農村改革之所以見效,就是因為給農民更多的自主權,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農戶是獨立的市場經營主體,我們在農村辦任何事情、做任何工作,都必須承認和充分尊重農民的自主權,而不能侵犯、更不能剝奪農民的自主權,否則農村發展就會受影響。
    珠三角脫離農村實際的“一刀切”式的“非農化”“非糧化”,如不調整很可能重創珠三角現代農業體系,進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大灣區的建設成效。
    不折騰、不搞一刀切,實事求是,群眾路線……是我國建國七十多年發展經驗教訓的總結,也是新時期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題中應有之義。
    網友跟評:除了折騰,不知道該怎么干了!
    網友跟評:還是人在作怪,理解作怪,上面左一點下面就越左,認為只有這樣才是一伙的。
     
    2022年1月10日,轉發《李昌金:農民合作社“三位一體”綜合改革六問評析評論:
     
    最近又有人在極力吹捧瑞安三位一體綜合農協模式。其實,從公開資料考證,瑞安三位一體綜合農協模式當年根本就沒有建起來,一切始于設想也止于設想,但宣傳為成功。或者說,瑞安進行了一種模擬演練,并沒有實際落地。瑞安三位一體合作社模式注定在中國永遠無法實現,因為它源于計劃經濟思維,盡管它本意是想模仿東亞日韓臺農協模式……。有些人出于某目的,片面理解、夸大甚至曲解習總書記有關三位一體合作社的講話,試圖以此為他們不成功的改革進行背書。
    文摘:記者向陳林副市長提問:瑞安“三位一體”農協早已名聲在外,但我們也聽到一些不同的說法,比如,這種模式是依靠您個人和特定條件建立的,對它能走多遠表示懷疑。
    陳林副市長回答:這樣一個事業,涉及很多部門,不僅包括農口多個部門,也包括金融口、科技口、商貿流通口等很多部門,F在的問題是“政出多門”,不僅扭曲中央政策的效應,也分化了農村合作的力量,這需要高層作出政治決斷……從根本上說,農口體制,包括農辦、農業局、供銷社、信用社乃至縣鄉農經、農技事業單位等等,要進行大范圍改革重組。行政權力的運行邏輯總是趨向于自我封閉、相互分割,因此,縱使合并而成一個“超級部門”也難免出現反反復復,更不解決農民主體地位的問題。
    陳林副市長說:瑞安農協只是一個先導的標本,你們更應該關注的是中國農協或中國農村合作組織的整體構造。農協在瑞安確實也面臨著問題,在收縮和調整。坦率地說,農協的真正現場不在瑞安,而是在北京。農口利益集團已經成為新農村建設的最大障礙。
    陳林副市長繼續說:有必要把“三位一體”的結構與路徑中具有普遍意義的因素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為此我們正在推動《浙江省農村合作協會條例》的立法工作,這樣大面積的推廣才比較可能。此外,我們也提出了農口大部門體制以及“農政部”的構想,并且通過2008年的全國“兩會”提交了“三位一體”農村合作協會的立法建議。
    從2006年3月25日成立,到 2008年12月陳林副市長接受記者專訪,瑞安農協成立不過兩年多時間,作為主導這項改革的瑞安市副市長和首任會長,為什么會有如此悲觀和消極的看法?是什么原因造成瑞安農協“確實也面臨著問題,在收縮和調整”?陳林副市長所他說的:“農協的真正現場不在瑞安,而是在北京”是指什么?是頂層設計有問題嗎?
    瑞安農協開局不利是不是與20073月浙江省委主要領導易人有關?陳林博士在一次論壇演講時曾說:遺憾的是,現場會開完沒幾個月,習近平同志就調走了。他還說,2009年4月,習近平在河南蘭考基層調研時說:我在浙江任上的時候,有一個清華大學的博士后在瑞安掛職副市長,搞了“三位一體”試驗。當時領導上有的贊成,有的有不同意見,我是支持的。我去瑞安開了現場會……
    習近平同志在中央會議上說:我在浙江,搞了個三位一體。我走了以后,還不知道他們搞得怎樣?……
    從陳林博士上面這些話可以看出,當時浙江省領導層對瑞安搞"三位一體"農協也是有不同意見的。還有就是習近平同志也擔心他走后瑞安試驗是否還能推進下去。
    陳林博士上面提到的推動出臺《浙江省農村合作協會條例》和建議全國人大對“三位一體”農村合作協會進行立法等,至今也不見沒有任何動靜。
     
    2022年1月18日,轉發《賀雪峰: 東部農村并 非中國農村未來, 片面推廣將誤入歧途 評論:
     
    賀雪峰教授始終保持發現和研究農村真問題,所寫文章沒有高大上洋,但篇篇皆接地氣。在高層涉農部委辦和高校和研究機構中,如果持賀雪峰研究態度和觀點的官員和專家學者能占主導地位的話,那么有理由相信,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三農發展史或將改寫,三農發展現狀也極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
     
    2022年1月17日,轉發《徐祥臨 | 如何充分發揮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優勢評論:
     
    北京工商大學一教授評:  黨校的徐祥臨教授沒在農村呆過吧,特別是沒在人民公社狀態下的農村生活過吧?
    我從小在農村長大,集體經濟伴隨著我童年和青年的記憶,共同貧窮,饑餓,勞動效率低下,人民公社社員散漫,偷懶,干多干少一個樣,干與不干一個樣,是我青少年時的基本記憶,  不用太多的理論推導,其實我們也知道,集體經濟,一大二公,有利于集體領導,有利于國家,有利于對農民進行控制,有利于對農民進行盤剝,但千有利于萬有利于,只是有一點不利于,就是不利于廣大老百姓,不利于廣大基層農民,不利于廣大最底層的中國人群,不利于中國三農問題的解決,請徐教授去農村問問農民,他們怎么想?理論上的推導真是誤國誤民。
    熟優熟劣,幾十年的社會實踐已經進行了檢驗,這么簡單的問題,有些人怎么還執迷不悟。
    從托馬斯.摩爾、康帕內拉、歐文、圣西門和傅立葉,主張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壓迫和剝削以及沒有資本主義弊端的烏托邦,人類在這條道路上已經探索了幾百年,中國人民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可為什么還是有些人執迷不悟?要在這條虛無的道路上苦苦探索,目前,世界各國的實踐,沒有一國能證明這條道路是可行的,發達國家農業的所謂集體化道路,是在私人產權,私人所有權明確清晰基礎上的互助組織,行業協會。只是這些協會,這些互助組織,有的關系緊密,有的松弛而已,但沒有哪一個國家重新走所謂的集體主義烏托邦的這條道路,我們其實既沒必要,也沒可能在這條路上繼續探索。
    從我國的實踐看,1960年,全面實行人民公社,那一年,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開始,1978年,聯產承包責任制開始,幾乎是當年,有的是第二年糧食產量成倍增長,歷史已經用活生生的實踐證明了這一點,我們無需在前人的基礎上再進行所謂的探索。
    中國人吃飽飯也就是改革開放這40年,很多人就把以前的事忘記了,我們記性太差了。
    本人評論:對上面兩位教授的觀點,我總體上都接受和認可。在深化農村改革過程中這兩種觀點都要注意和吸收,防止偏向一邊,把它們融合在一起,這是正道。
    蘇大教授:這位點評教授自己沒有搞懂土地集體所有和集體經營的區別,人民公社時期是土地集體經營才出現的問題,承包制以后為什么農民積極性就不一樣了呢?土地還是集體所有制!土地私有制中國實行的時間還短嗎?怎么解決不了農民吃飯問題呢?
    蘇大莊教授跟評:   這次蘇南調研,對集體經濟的重要性有了更多的認識,如果沒有集體經濟,農村人居環境治理就會是一句空話。這方面一個村莊一年需要花幾十萬投入,集體沒有錢哪里來村莊環境干凈?
    蘇大莊教授跟評:   我在農村調研經常會問農民對于“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的意見,不贊成或者說認為不公平的十之八九。提及這個問題,農民一臉無奈。
    鄉建專家跟評:以四川綿陽市某村流轉農民土地搞合作社為例。首先,土地本身就是集體所有,不能把集中經營和所有權來混淆提;其次,就項目地實踐來看,在集中經營前不解決好經營的領頭人、錢(初時資金來源,單靠政府補貼的現狀,不行)、物(設施設備)和農戶與土地之間的直接密切的關系,集中經營搞不走。農業企業下鄉的局面就是簡單粗暴集中的結果。好在合作社發現苗頭不對可以馬上將土地返回農戶,農戶繼續耕種,不大會撂荒。
    網友跟評:  對北京工商大學教授這個評深有感慨,當前學術上只要配合政府政策需要喊喊口號,無論名教授還是一般知識分子,己沒有多少人真正做學問,求真,求是,求善!就像集體經濟領域,明明是一個符合市場經濟且低效的又具有尋租特征的特殊制度,產生巨大制度成本,仍然有很多人趨之若鶩,講穿了無非有特殊人員可以獲得特權利益。
     
    2021年12月27日,轉發《山東平度女鎮書記王麗說,有一百種方法讓上訪者兒子被刑事,能不能說一下都用的哪些辦法?》評論:
     
    昨天批平度女書記,今天倒要為她辯護幾句,就信訪工作而言,冷靜想她也是被逼無奈,說“逼良為娼”也不為過。這方面的情況由來已久,上頭只顧做好人沒重視這個問題。大概五六年前,江西某縣政法委書記專門找到我,希望我寫一篇有關基層信訪工作的深度調查報告,那段時間因為工作忙沒有寫。今天早上又一位江西某縣政法委書記在微信跟我聊起平度女書記的事,以下是他的原話:
    那位王麗書記,已經成了制度缺陷的犧牲品。惡意重復登記,已經是新的鬧訪纏訪手段,屬地干部苦不堪言。她的語言聽上去覺得過激,后面估計也有很多無奈。我給省市信訪部門的領導都反應過,他們都很無奈。按照信訪條例,有三個月的回復期,可有些信訪對象一年能在國家信訪局登記十多次,這樣屬地的壓力可想而知。而且這些人的信訪事項,基本都是無理的。這個漏洞應該可以填補,只可惜國家信訪局沒有重視。希望這次事件能促使他們重視這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要求信訪積案要全部化解,這也是過于理想化。事實上,有些所謂的“刁民”就是體制問題培養出來的。
     
    2021年12月21日,轉發《40多年前恢復高考前,工農兵學員是如何推薦出來的?》評論:
     
    那個年代工農兵大學生指標幾乎百分之百都是被縣公社大隊干部拿走,給了他們的子女或親戚,真正普通工農后代門都摸不到。這是個年代諸多弊政之一,如果沒有鄧小平恢復高考,真正普通貧下中農子女永無出頭之日。
     
    2021年12月17日,任劍濤:挽政治學于頹勢的重要壯舉丨華南師范大學首屆中國政治學研究生學術論壇暨“南粵政治學論壇”評論:
     
    實踐中的政治學,應當指出政治實踐當中具有的缺陷,而不僅僅是根據現實來贊美既有的政治實踐。
    文摘:  當前,我們需要思考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如何避免中國政治學研究的自說自話。自劃界限,就會使我們再次走向封閉,進入一種政治學的自美、自夸的洋洋得意窘境。
     
    2021年12月15日,轉發《廣州保住榕樹:榮耀歸于市民,羞愧歸于媒體 》評論:
     
    廣州砍樹,凸顯城市管理者的對生態文明缺乏敬畏之心。城市每一顆樹,每一處有文脈的建筑、遺址都謹慎對待。有人認為,媒體完全成為了政府的傳話筒是新聞界最大的悲哀,也是時代的悲哀。
     
    為什么原浙江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原中央政治局委員、農業部長,原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均反對瑞安三位一體農協?那么在浙江的中下層干部又有多少人反對瑞安三位一體農協?這個恐怕需要博主反思,把責任推到被打倒的人身上意欲何為?
     
    2021年11月23日,轉發《為何北方很少見祠堂,而南方幾乎每個姓氏都有祠堂?評論:
     
    祠堂,代表著農耕文明的一種榮光。在工業化和現代化急速發展的當代,傳統農耕文明式微是不可阻擋的。南方很多地方大興祠堂,其實也主要是符號或象征意義,已不可能恢復過去的功能了。弘揚中華優秀傳統要注重精神實質,而不是追求建祠堂這種形式。我們要致力于構建現代人的精神寄托。
     
    2021年11月23日,轉發《賀雪峰|發展集體經濟不能想當然評論:
     
    要警惕把發展集體經濟變成又一場政績運動和形式主義運動。據了解,江西一些地方市縣組織部每個行政村撥五萬塊錢,要求村里不能動,要動可以但必須保證不虧本。如此每年上面檢查集體經濟,帳面都有五萬塊錢,集體經濟收入達標,皆大歡喜。
     
     
    2021年11月15日,《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指示要求·調研記|城鄉融合,再造一個新廣東評論:
     
    記者把廣東三農成績拔得太高了,這個恐怕得不到廣東各界的認同,遑論得到全國的認同。離開廣東農村研究院兩年多了,感覺廣東三農工作頂層設計比較落后、廣東三農工作在全國處于落后地位的狀況并沒有實質性改變。
  • 責任編輯:sn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一本加勒比hezyo无码专区㊣老少伦xxxx欧美㊣饥渴人妻被快递员玩弄视频